长宁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东方对虾绝迹11年重回天津市民餐桌

发布时间:2019-07-20 10:18:57 编辑:笔名

东方对虾绝迹11年重回天津市民餐桌

“借钱吃海货,不算不会过。”天津人特爱吃虾。

然而,您知道吗?我们吃的都是从大洋彼岸引进的南美白虾,而中国特有的虾中——东方对虾,已经在天津地区绝迹11年了。

令人欣喜的是,在水产部门和科研单位、养虾户的共同努力下,今年中秋节期间,东方对虾又悄悄爬上了百姓的餐桌。

东方对虾在天津是如何养殖成功的?带着疑问,来到位于汉沽的东方对虾试验养殖地一探究竟。

凌晨出虾

凌晨5点,天还没放亮。

夜色中,驱车从汉沽城区赶往杨家泊镇魏庄村对虾养殖能手陶国欣的虾池——天津市的东方对虾试验养殖地点,今晨6点这里要出虾了。

驶入杨家泊镇,道路两边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水塘和水产养殖场。陶国欣指着远处一片水塘说,那就是他专门养殖东方对虾的6个池子。

前往虾池的土路仅容一车通过,前一天刚下了一场秋雨,道路泥泞难行,汽车在路上几次打滑,险些滑进沟里。

在虾池的岸边,有一个用草帘子和砖头、塑料布搭建的简易棚子。那就是养虾人看护虾池的住处。

从5月初放虾苗,到9月底养殖虾全部出塘,工人们要在这里住近5个月,每天吃住在这样的窝棚里,条件非常艰苦。

“开工啦,准备出虾。”陶国欣大声招呼着,虽然贩虾“经纪人”的车还没到,但让大虾出塘仍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

徐天爽等5名雇工在岸边穿好雨裤,下到齐腰深的虾池里,把池中央给虾补氧用的打氧机拆了出来。几个人拽着一张30多米长的大,沿着池边拉到虾池对面缓缓展开。

“养东方对虾可不容易,这虾太娇气。”在等待出虾的时候,徐天爽一边拉着渔一边对说,他是陶国欣的亲戚,跟他养了近10年虾,以往都是养殖南美白对虾,今年5月初开始养殖东方对虾。

徐天爽的工作是在这里喂虾。刚刚投放虾苗时,徐天爽累,就像哺育婴儿一样,每隔4小时,他就要跑到池边投放食料,确保虾苗成长。晚上他和工友们上闹表,闹表一响,他就要爬起来,带上食饵,拿着手电,走向一片漆黑的池塘旁,围着各个虾池投放一圈,然后回来睡不了两三个小时,就又要起来了。

“这虾很有脾气哩,阴天下雨、水质变化都会影响它吃食儿。”徐天爽说,每次给虾喂食时要逐个塘子观察对虾进食情况,如果发现不吃食,就要赶紧找原因。对虾如果不吃食肯定就是得病了,传染很快,很可能一年的投入就要血本无归。

说到养东方对虾的辛苦,陶国欣也告诉,下大雨同样令人揪心。今年雨季,虾池里的水和堤岸持平时 ,雨还在不断地下。陶国欣和工人们全天守在虾池边,24小时不间断地往外抽水,这才保住了虾池。

陶国欣除了30亩的东方对虾,还养了170亩南美白虾。徐天爽这几个雇来养虾的人每天挨个儿虾池喂食、监测, 晚上和凌晨三四点,还要起来到虾池边走一圈,看看供氧设备是否工作正常。一天来来回回要步行10多公里。

“这个东西可不能停电,虾一缺氧就死了。”徐天爽说。

陶国欣心疼地对说,今年有一回停电十几个小时,给他造成几十万元的损失。

“黄海1号”

“开始出虾吧。”

凌晨六时许,一辆卡车从远处向虾池驶来。陶国欣立即招呼岸边的徐天爽等5人分成两组,踏着泥泞的堤岸,分别从两侧拉着大慢慢向对岸走去,渔的浮标在他们身后的池塘里形成一道圆弧,不时有虾从里跳出逃生。

渔在岸边慢慢收拢,几个人跳入虾池,把拉起来。青色的大对虾露出水面,个个活蹦乱跳。打捞上来的对虾个头很大,的有20多厘米长。

东方对虾又叫中国对虾、明虾、对虾,是中国特产、全世界20多种对虾中经济价值较高的一种,主要产于我国黄海和渤海,素以品质优良深受国际市场的欢迎。20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初期,东方对虾的养殖产量占到全国对虾养殖总产量的70%以上,是我国海水养殖中有代表性的产业之一。 但是,我国早期的对虾养殖业主要依赖资源和环境的原始开发,随着养殖规模的扩大,对虾养殖自身污染、病原变异等问题不断加剧。1993年暴发的白斑综合征病毒给我国的东方对虾养殖造成重创,经济损失高达上百亿元人民币。导致这些问题的主要技术原因,就是缺乏经过人工定向选育或遗传改良的优良品种、苗种培育技术难以控制病原传播、养成技术难以控制疾病暴发等。

“其实11年前我一直养东方对虾,天津人都认这种虾,很赚钱。” 43岁的陶国欣是汉沽杨家泊镇魏庄村人,由于靠海而居,他和哥哥、弟弟三人20年来一直以养虾为生,荣获2007年天津市对虾养殖能手称号。

“2000年的时候就不好养了,这种虾开始得一种叫白斑综合征的病,整池的虾都死了。”陶国欣说,那时养虾科技还不发达,对东方对虾大面积死亡的局面无法控制,在环渤海地区都养不活,养殖户损失很大。也正是那年,引进了南美白虾,虽然口感、营养等各方面都不如东方对虾,但好养殖、不生病,慢慢地大家都改养南美白虾了,东方对虾就在市场上“绝迹”了。

陶国欣说,区别东方对虾和南美白虾的方法很简单,东方虾个头大,并且虾头上的那根硬刺粗大坚硬。

今年2月,陶国欣接到汉沽水产局刘建柱副局长的,让他一起去青岛参加水产养殖技术交流研讨会。正是在这个会上,陶国欣听专家介绍了中国水产科学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培育出来的东方对虾“黄海1号”的情况,让他又动了重新养殖东方对虾的念头。

原来从1997年开始,黄海水产所的科技人员在国家一系列科技计划的支持下,历经十多年的不懈努力,培育出了东方对虾“黄海1号”新品种。2006年以来,“黄海1号”连续几年被农业部确定为水产主导推广品种,在山东、河北、江苏、辽宁、浙江、福建等地推广。

陶国欣说,汉沽水产局领导希望他能带头让东方对虾在天津“复活”。虽然存在一定风险,但考虑到市场需求和现代养虾技术的提高,陶国欣还是投入了几十万元,决定试试水。

春去秋来,经过大半年的忙乎,看着大对虾被工人们从池塘里打捞出来,陶国欣露出舒心的笑容。他说,事实证明,他的养殖成功了,东方对虾在天津又“复活”了。

“鱼医生”

在渔中,看到一条大鱼,足有20余斤重,还有几条海鲶鱼。

“这是我们研究的独特养殖法。”陶国欣神秘地对说,大鱼是石斑鱼,是虾池里的水下“医生”。

原来,东方对虾的养殖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几个月前,虾苗又不进食了,死亡的虾越来越多,这让陶国欣的心一下揪了起来。

“我和工人们连夜给虾池撒药。”陶国欣不敢回家,和工人们吃住在虾池边的小棚子里。撒的药主要是提高虾苗的免疫力,工人们都打趣说,这是给对虾做“养生保健”。

但是得病的死虾如何处理呢,沉在池塘底下,依然会成为发病源。陶国欣把情况向水产局的刘建柱副局长进行了汇报,于是汉沽水产局的技术人员将其作为一个课题进行研究。

借鉴河北唐海县鱼虾混养的经验,技术人员决定在虾池里投放一些鱼,让鱼吃掉死虾。“开始投放的是海鲶鱼,但是没效果。”陶国欣笑着说,后来分析才发现,海鲶鱼体型小,吞不下较大的对虾。水产部门又给他介绍了石斑鱼让他试试。石斑鱼价格昂贵,批发每斤也要100元,每条都在五六斤以上。陶国欣咬咬牙,花了一万多元,买回来几十条,每个池塘放五六条。没多久就见效了,不但死虾,一些游不动的病虾也被鱼当了美餐。

有了天敌,池塘里的虾经历优胜劣汰,生命力反而更加旺盛了。虽然也有一些好虾被鱼吃掉,但陶国欣说,好虾被吃的量很少,比起鱼儿们的贡献,那些被误吃的大虾就算他给鱼的奖励了。

这次成功养殖东方对虾让陶国欣感觉到,不仅是自然界,人工养殖中保持环境的生态平衡也很重要,另外虾苗、水源、饲料、药品,也都要讲科学,必须优中选优。

喜人的价格

“462斤。”

陶国欣蹲在岸边的地秤边,仔细地给工人们打捞上来的每篮子虾过秤,一笔一笔地记在本子上。

对虾过完秤, 徐天爽等人又拉起开始撒第二。

陶国欣说,10多年前他养东方对虾,投放虾苗密度很大,亩产近千斤。今年他拿出一个池子来试验,投放了20万虾苗,结果全都死了。其余六个池子的虾苗都在12万左右,每亩出虾五六百斤,而每个虾池有四亩地大,产量可达到2000多斤。

即使如此,陶国欣说,天津的首批试验养殖对虾的产量也超过了河北唐海县养殖东方对虾的产量。

有了产量就不得不说说价格,让陶国欣高兴的是,今年中秋节期间,水产市场南美白虾的批发价20多元,零售价30元-60元不等,而他的东方对虾,批发价就是48元,零售价更是高达百元,等到了“十一”价格还要涨。

近日,在汉沽水产局的召集下,当地的养虾大户齐聚陶国欣的东方对虾试验池现场观摩。

汉沽水产局的刘建柱副局长告诉,东方对虾今年在汉沽试养殖成功是他们水产部门的大事,鉴于南美白虾生病状况越来越严重,明年他们计划大力发展工厂化养殖,在政策和科技上给予养殖户更多支持,争取把东方对虾的养殖范围和产量提上来,让天津老百姓都能吃上咱们渤海湾产的对虾。

“今年试验成功,没赔钱。”看着池塘中忙碌着的工人,陶国欣笑着说,他准备明年将养殖面积扩大到50亩以上,并配合水产部门向其他养殖户进行推广。

陶国欣说,像徐天爽这样的养殖工人,每月有4000多元的工资。徐天爽告诉,他家距离这里骑车只需要一个小时,但为了看护东方对虾,他已经5个月没回家了。他有两个儿子,19岁的大儿子外出打工去了,上初中的二儿子暑假期间来虾池看过他一次。平时孩子的学习和家里的事情都是老婆照料。

“再有一个多月就能回家休息了。”徐天爽说,所有的虾池都出虾清空后,他们还要把水抽干、晒塘,差不多11月就没事了,到来年的3、4月份再放水投苗开始新一轮的养殖。

准备撒第三时,已经是上午8点多了,徐天爽的突然响了起来。

“喂,别等我,不回家过节了,明天还要出虾,忙不过来。”放下,徐天爽告诉,是他老婆打来的,催他回家过中秋节。

丽水治疗癫痫医院
泰安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辽宁的整形美容医院
广州建国医院在线咨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