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发布时间:2019-06-25 10:00:40 编辑:笔名

争执引来了其他围观的人,眼见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桑祈没法子,只得下令让先动手的董仲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道来。有*意*思*书*院*首*发<乐-文>小说し不料董仲卿黑着个脸,就是傲娇着不肯开口。还是对方先有人讲述了起因。“他是不好意思说吧,因为屁大点个事儿置气,也是条汉子?”说话的人是个小个子,站在董仲卿对面,整整比他矮两个头。虽然外形远没有他有气势,可是表情傲慢,语气中也满是讥讽。“真不知道是不是饿死鬼投胎,不就是一壶热茶么,至于?将军,说出来都不怕你笑话,这人跟我们起冲突,就因为我们有茶喝,他没有。”说着,还耸了耸肩,一脸同情地看向董仲卿。桑祈见董仲卿没出言反驳,也有些疑惑。她去过董家,知道董家的生活状况,家境还算殷实,虽说称不上大富大贵吧,日子过得也还不错,怎么可能为了一壶茶小心眼?于是看向他,等待他给自己一个解释。董仲卿大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紧握剑鞘,关节泛白,颤抖了一会儿,才终于开口道:“你怎么不说,前提是你这茶是用董某提的水泡的?想喝水,自己不会去提?”“啧啧啧……唉我说,喝你点水怎么了?水都是从旁边河里舀的,又不是喝了就没了,你就差那点水?”小个子一阵哂笑,嘲讽的意味更明显了。董仲卿面色阴沉,一把将挡在中间的桑祈推远,上前扯住了他的衣襟,一张冷厉的容颜迫近他,居高临下,冷声道:“对,董某就是连口水都不屑于同你们分喝。你们这些懦夫,有本事自己去打,下次要是再被我碰见有谁动我的东西,就别怪我刀剑相向。”说完猛地一收手,看也不看桑祈一眼,转身离去。桑祈感觉,他是也生自己的气了,可着实为这点小事有些莫名其妙。小个子整理着衣襟,朝董仲卿身后狠狠吐了口痰,而后也不屑地瞟了桑祈一眼,各自散了。临走时三三两两窃窃私语,朝着董仲卿回去的地方指指点点,看上去大有这事儿还不算完,后续还要继续找对方麻烦的意思。桑祈站在原地,纠结地揉了揉太阳穴。这时才明白,当个将军,比自己预想得还要难。不光要武艺高强,会领兵打仗,谋略布局,还要管理好部下,调和他们的内部矛盾,让每一个人都对自己信服。外人怎么说她,都无所谓,但队伍中的人,不能轻视于她,否则今后令有不从,就会非常棘手。桑祈抿唇思索着,该怎么办呢?刚才两拨人闹的这个矛盾,虽说对她来说是挑战,但也是来之不易的契机,如果能圆满解决,对自己在军中的威慑力一定会大有提升。反之若是没解决好,原本就微薄的信任也会大幅下降吧。她冥思苦想解决之道时,并没有注意,从刚才开始,晏云之和闫琰就都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了。那个跟董仲卿起冲突的小个子,是闫家的兵,因此闫琰也在扶额,纠结道:“要不我去说说他们吧,让他们跟董大哥道个歉。桑二费了那么大力气才把人家拉来的,闹成这样怪没面子……”晏云之却微微摇了摇头,笑道:“别去,此事让她自己解决吧。”“为啥?”闫琰一脸不解,“她一个女孩子,要应付一堆大老爷们吵架,未免也太勉强了。”“他们的关系首先是将军和部下,其次才是女人和男人。既然她选择了到军营中来,就不能因为自己是女子而逃避。眼下其实对她来说是个博取信任的好机会,我们就先静观其变吧。”晏云之远远凝视着桑祈,眸中含笑,道:“走吧,晏某觉得她能行。”说完,不留恋地转身离去了。闫琰看看桑祈,又看看他,纠结一番,也只得无奈地跟了上去。而桑祈这边,则纠结了一会儿之后,灵机一动,先找到了董仲卿的父亲。没提刚才吵架的事儿,只旁敲侧击地问,董仲卿是不是跟队伍中的某些人以前有过节。毕竟,区区一壶水引发的矛盾,说来实在蹊跷。董先念年纪跟她父亲差不多大,鬓发亦已斑白,闻言面色一沉,半晌后才叹了口气,道:“过节也谈不上,只是……他一直对闫家人看不上眼。说来,还是打南方乱党那会儿的事了。当时我们既要应付西北来的西昭人,又要深入西南战场,腹背受敌,分身乏术,曾经一度陷入困境。”这事桑祈也知道,边听边点了点头。“向朝廷请求增援眼见已经来不及,我们就派人去了近的城池,邀其相助。当时去的人就是仲卿,求助的对象就是闫家。可闫家人表面和和气气,万事好说好商量,却迟迟不肯派兵,怕敌方因为他们守城兵力不足趁虚而入。结果……”回忆起岳城之战的惨烈,老将的双目中显得浑浊湿润,沉吟片刻,才继续道:“结果那次虽然突围成功,但我们损兵折将,死了不少人,其中就有他几个要好的拜把子兄弟。所以因为这个事,他一直对闫家耿耿于怀。此番一同出征,怕是少不了冲突,给将军添麻烦了……唉,回头我说说他。”桑祈听到这儿,对董仲卿的心情明白了几分,深吸一口气,拍拍衣裳起身,道:“无妨,我自己去跟他聊。”于是在营地转了几圈,一直寻到外围的树林边,才找到一个人坐在暗处的男子。缓步上前,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董仲卿一动不动。她便自顾自地在他对面坐下来,道:“你跟闫家的事,董叔都同我说了,想来你心里有气没处发泄,也挺烦躁。”董仲卿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终还是没说话。“说实话你刚才给我几分面子,我很感动。我知道董大哥是个仗义,重旧情的人,否则也不会跟随于我,还帮我说服其他人了。所以一直以来还在为兄弟的死记恨闫家没有及时相助,也可以理解。”桑祈说到这儿,叹了口气,继续道:“我明白,你担心的是历史重演,闫家又弃我们于不顾。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人总是会变的。”“你若信我,我信闫琰,也希望你不要继续拿过去的过失惩罚他们,惩罚自己。”说着,又伸手在他的肩膀上重重一拍,目光真诚,道:“这次,我为闫家担保了。若以后真有什么意外,董大哥要恨要怨,只管可以冲着我这个担保人来。”董仲卿与她对视着,良久后,勉强点了一下头,虽然幅度极小,但算是暂时妥协了吧。桑祈也明白,想要改变一个人的态度,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能急于一时,只要他有想转变的意愿,就是好的,之后便要靠时间来继续缓和。于是也不再多言,朝他笑了笑,又起身去找刚才那几个小个子了。这一次,既然知道这几个人跟闫家有关,她干脆主动去找了闫琰,扯着她陪自己一起。闫琰顾忌着晏云之说的,要让桑祈自己树立威信,不能帮忙。虽说出于好奇还是跟去了,可只顾四下张望,假装一副事不关己我只是来看热闹的样子。桑祈硬拖着他站到了那个小个子和他的一众兄弟之间。果然几个人看闫琰在,态度要比先前好了不少。虽说看她的目光还是带着几分轻视,但也没再出言狂妄。效果让桑祈挺满意,于是清清嗓,道:“刚才的事,是董副将不对,我先代他跟诸位道个歉。”说着,还行了一礼。小个子和旁边的人面面相觑,见到这一幕有点意外。都听说,桑祈是个目中无人的狂妄姑娘来着,不是么?“我已经批评过他,叫他不要没事找茬了。大家都是自家兄弟,理应互相帮助,有水同喝,有茶同享,对吧?”说着,拧了拧闫琰。闫琰龇牙咧嘴了一番,琢磨着自己这样算帮忙了吗?支支吾吾地左右乱看,道:“啊……嗯……”什么态度!桑祈又拧了他一下。这下专门挑了个掐人疼的地方,闫琰嘶地一声,咬牙忍着不叫,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桑祈却若无其事地堆着笑容,大方对小个子等人道:“听说刚才董大哥把你们的茶打翻了,让诸位没喝成。我做主请客,等会儿派人给各位送些上好的酥油茶来。”说完又捏了闫琰一下,在他疼得眼泪汪汪但还没彻底哭出来前,扯着他又往回走了。小个子一众人等,呆呆地看着自家那个一向傲娇的小郎君在她面前的受气样,惊得手里的水囊都掉在了地上。没想到,小郎君竟然这么怕那个桑祈,被她治得服服的啊……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干笑一声,达成了一个共识:这个女人,恐怕不好得罪。桑祈扯了闫琰一路,偷偷回头看着那几个人的表情,忍不住低低地笑了。闫琰也跟着她的视线回头看,再结合她这副奸计得逞的样子,终于悲哀地明白,自己这是被她彻彻底底地摆了一道。

郴州好的治疗癫痫医院
漯河治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威海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窥阴阳全文阅读

下一篇:九鼎狂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