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逝水流年小说往事如昨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06:44 编辑:笔名

会议上,李乘风听完各级主管的汇报。皱了一下眉,然后用犀利的目光看着大家说:“假如再给你们一个亿,我不要听你们说几个点几个点,直接告诉我,一年的纯利润能不能达到五百万?会议室鸦雀无声,李乘风勃然大怒:“五百万都赚不到,那这家公司趁早关门算了,大家都不用干了,散会!  司机给李乘风披上大衣,问:“董事长,现在就去老家看望老太太吗?”李乘风一边钻进车子一边说:“回老家!”  再翻两个长坡就可以回到老家了。想起每次来接老娘去享福,都说习惯了老家的生活,也只好爱莫能助。虽然分公司的事情让他有些不快,想到自己离家那么久,也可以因为处理这里的事情而见到阔别已久的老娘,心里忍不住亢奋起来。  知道董事长归心似箭,司机加足马力,准备来一个冲刺。突然看见路边停了好多各式各样的车子,司机不觉疑惑,难道前面塞车或者发生交通事故了?正准备下车看个究竟,听见路旁有人艳羡的声音:“矮油,悍马!这车爬这坡没问题,看样子就像坦克!”  听着路人的赞美之声,李乘风不觉有一丝丝得意。顺眼望去,路旁林里的树上挂满了冰花冰柱,路面也结了薄薄的一层冰。这贵州的天气就是湿润,才零下三度就冻得车辆不敢动弹。大白天的看见有的车上因为雾大不得不在挡风玻璃那里点着蜡烛。有十几个男子汉正在给一辆穿着铁链的大客推车,旁边还站着一些手操在袖子里抖着双脚的妇孺。  司机正准备起步,李乘风急迫的一声“等一下!”让他着实吓了一跳,寻着董事长的目光看见路边抖擞的两个女人。一个70岁左右,一个五十岁左右。还来不及猜测这两个女人和董事长的渊源,就听见李乘风吩咐:“把她们带上!”  司机把车停在两女人旁边,李乘风打开车门,走到两女人前,迎面的寒风让李乘风拉了拉披着的大衣,继而说道:“伯母、淑芳,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是要回家吗?外面太冷,上我的车吧,我送你们回去!”  看着眼前的李乘风,姜淑芳简直不敢置信。喃喃道:“你是乘风?真的是你吗?”李乘风笑了笑:“真的是我!快上车吧!”淑芳拉着母亲上车,看着母亲有一丝难为情的样子。淑芳说:“妈,快上车吧,人家难得等,这里路滑,也不知客车什么时候才能爬上去,再等下去天黑了就更麻烦了。”  淑芳和母亲相继坐上那辆黑色的悍马。刚坐上淑芳母亲就弹簧似地跳了起来,司机抿嘴一笑:“老人家别紧张,是我打开了座位上的热气垫,我想你们一定冷坏了。座位靠背上的几个液晶电视正播着淑芳母女平常一集也不愿落下的电视剧《意难忘》,可是此时淑芳和母亲各怀心腹事,一点看电视的兴致也没有。  李乘风回头问淑芳:“你们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吗?”看见淑芳点了点头,李乘风吩咐司机往青山镇的方向开去。淑芳很歉然地说:“让你来回要长跑一百多里路真不好意思。”李乘风笑了笑:“没事。”  到了淑芳家,李乘风看了看摇摇欲坠的木房子,叹了口气:“这里居然没变!”淑芳妈道:“家里破旧点,进去坐会吧。”李乘风:“伯母,您别这么说,我什么日子都过过,想当年我家连牛圈都没有一间。”看着淑芳妈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李乘风马上醒悟过来:“伯母,您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说什么环境我都能过。”  进屋后李乘风坐在一个破旧的沙发上,听见里屋传来骇人的咳嗽声,用询问的目光看了一下淑芳。淑芳道:“是爸爸,得了肺气肿。”李乘风:“怎么不去住院?”看着淑芳母女面有难色,一下子明白了。马上掏出手机:“龙院长吗?青山镇xxx换了肺气肿,用你们的急救车来接一下,费用就从乘风基金里面扣。打完电话,李乘风起身道:“伯母,淑芳,天寒路滑,我想早点回去看望我老娘,就此别过了,以后你们有什么事就打这个电话。”顺手递给淑芳一张名片。  上车后李乘风对司机说:“明天你再跑一趟市里,我叫出纳取20万现金,你给淑芳家送来,让他们重建一下房子。”司机终于没能忍住好奇,问了一句:“董事长,她们和您是?”司机的话让李乘风一下子好像回到了从前,往事的一幕幕如同昨日般显现出来:  三十年前,因为地主成分,偌大的一个四合院被分了出去,就给一家老小留了三间房。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又因为成分问题被拉了下来。只好为了生计去相邻的村寨收鸡鸭蛋拿到城里去卖,再从城里换了些香烟拿到乡里去卖。这样一来,在那个交通不方便的年代,一去一来就要花上十来天的时间。  有一天刚到家,就被红卫兵抓了去,说长期在外,一定干了什么不法的事情,于是就被那些人吊起来打。也不知道这件事让老娘流了多少泪?终于在一个赶集天老娘把李乘风接了出来。看着集市上的一只乌骨鸡老娘就舍不得走,想着那要是拿来给乘风补补身体该多好啊!于是就试探地问了一下价格,虽然不贵,可还是忍不住还了一下价钱。那个卖鸡的人说:“你说得好听点我送给你!”看着老娘为难的样子,李乘风接过话:“毛主席万岁!好听吗?”卖鸡的人一愣,不敢说不好听,只好眼睁睁地把鸡送给了他们。  想到地主帽子生存的艰难,李乘风不由想起毕业前夕淑芳对他说的话:“现在运动这么激烈,你的日子不会好过的,我父母就我一个女儿,他们一直想找一个上门女婿。要是我们俩在一起,你就不再是地主家的儿子,就是贫下中农。”想着想着,李乘风仿佛看到了一线曙光。  第二天,他就往相距50多里的淑芳家走去。离理想越近,离现实就越远。这件事遭到淑芳妈拼死的反对:“不要把我家一池清水搅浑了,想娶我们淑芳?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家连一间牛圈都没有,呸!做梦去吧!除非我死,我死了也不答应……”  上门女婿没做成,还挨了一顿羞辱,李乘风实在郁闷至极。回家吧,天天被人盯上;想远走他乡,又所剩无几。只好走到哪算哪了!刚走不远,淑芳追了上来:“乘风,对不起,我没想到我妈会那样。这里有几个馒头,带着路上吃,还有上次城里表姐送的几斤粮票,拿着吧!”李乘风还来不及推迟,淑芳就哭着跑开了。  看着淑芳的背影,李乘风想:我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拿着淑芳的东西,踏上了人生的征程。开始,给一家建筑队搞泥水工,后来又去了建材厂,之后又做建材生意,加入了房地产,现在一边搞房地产一边开发电子业。  回忆完毕,差不多已到老家门口。李乘风叮嘱司机:“在我娘面前别提遇到淑芳的事,免得勾起老娘的伤心事。”看着老娘拄着拐棍站在门外,李乘风赶忙下车:“娘,这么冷的天您在外面做什么?”听见李乘风的声音大姐出来说:“老娘听说你今天回来,给你拨了几道电话,听到语音信箱说暂时无法接通,老娘听成车祸太多,怎么劝也坐不住,非要在门口等你回来!”  李乘风一阵难过,娘八十了还在为儿女操心啊!老娘看出李乘风的心思,说:“屋里太热了,呆久了容易上火。他们硬是说冷,有哪样冷的嘛?我心头暖和得很!”   共 26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炎危害主要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市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

上一篇:指间小说焚江山文学网

下一篇:登庐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