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一念三刀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05:47 编辑:笔名

一念遥望着天边的流云,目光悠远。    山风劲吹。    他宽大的僧衣在风中如波浪般飘拂飞扬。    “是秋天了。”一念喃喃地道。    “秋天是好季节。”燕荒月低垂着头,他的声音在风中飘渺如烟。    “是啊,思索的季节。”一念展颜一笑,笑容淡若花香。    “也是杀人的好季节。”燕荒月的声音带着肃杀的秋意。    一念长出了口气,无奈地一笑:“为什么,命运总是这么喜欢开玩笑呢?”    “多说无用,和尚,你拔刀吧!”燕荒月的手,握住了刀柄。      那是一把闪烁着妖异的血红色的长刀。      一念转头望着燕荒月,目如秋水,平静无波。    “她还好吗?”他宁静地问。    “闭嘴!”燕荒月突然暴怒,他握刀的手背,暴起青筋。    一念恬然一笑:“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放不下吗?她,毕竟的你的妻子啊。”    “可是……可是……她的心中……”燕荒月的气息有些混乱。    一念转回头去,低叹一声,道:“燕兄,你现在不适出手,还是换过一日吧。”      燕荒月握刀的手一紧,霎时间,一股凛冽的刀气,直逼一念背后,将一念的僧衣冲得“猎猎”做响。  一念悄然地立在那里,一无所觉;似乎已化入天地之间,无痕无迹。  燕荒月的刀竟然无法出手,他只觉,他面对的,不再是那个光头僧服的一念和尚,而是寥廓的群山,苍茫的大地,无始无终的时空……    倏忽之间,他宛若进入一个梦境中。  梦里,有故乡的清溪,有儿时的鸟语,有春日窗前的落花,有漂泊江湖的寂寞……  还有,一双眼睛,一双明亮而多情的眼睛……  燕荒月蓦然大叫一声,一身冷汗地回过神来。    一念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背对着他,悠然一叹:“燕兄,何必?何苦?”  “你活着,她的心永远不属于我。”燕荒月紧咬着牙根道。  “人痴于情,情为何物?观音有泪。泪众生苦,阿弥陀佛~~~~~~”一念双手合什,低颂佛号。  “屁!”燕荒月呸地一声,长吸了口气:“别拖延了,出刀吧。”    一念终于转过身来,面对着燕荒月,微微一笑。  燕荒月望着一念和尚的眼睛,忽然发现,那是一双专注而飞扬的眸子,象深潭般幽深而清澈,又似火焰般热烈而多情。充满着对生命的热爱。    “呛……”燕荒月的血刀发出一声长吟,直指一念。  他知道,再不出刀,他将无法对这个和尚挥刀相向了。  强凝的刀气一波波涌向一念。    一念轻舒了口气,依然平静地道:“燕兄,一念已经做了和尚,过往的一切,都如云烟,你看……”他伸手一指天边的云:“这云,前一刻,和这一刻,都是不同的,下一刻,还会有不同,生命,是多么短暂啊。”  说着,他又转过头来,对燕荒月道:“燕兄,得得失失,总有定数,得未必可喜,失未必可哀,天道至公,用之至私;以有余补不足。所以,得的,不见得是好,如一念,虽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却何尝不是多了一番枷锁,还惹来燕兄这样的高手拔刀相向;燕兄虽失去心爱女人的心,却依然拥有她的人。”  说到这里,一念顿了顿,清澈的目光中,忽然多了一丝伤感:“就算燕兄人也得,心也得,又能如何?百年后,红颜白发,也不过是一堆枯骨,不外如是,不外如是啊。阿弥陀佛~~~~”  燕晃月心头一震,模糊间,似乎抓住了一些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抓住。  一念粲然一笑,双目闪烁着智睿的光芒:“即使今日燕兄杀了一念,燕兄就可以得到她的心了吗?”  燕荒月又是一震,是啊,杀了这个和尚,她就不会再念着他了吗?怕是会念得更深啊!    失去的,永远是美好的。  得不到的,永远是宝贵的。    刹那间,燕荒月仰天大笑:“好和尚!好个和尚!果然了得,但是,今天,你还是必须出刀。”  一念笑得很灿烂,他点了点头,道:“好,既然如此,和尚就出三刀。”  语罢,他的手自腰间划过。    一道亮丽的刀光,忽然如长虹般划过天际。  一念刀出!    那是一柄百炼绕指柔的长刀,刀光如水,如月、如雪、如冰、如梦……    “好刀!”燕荒月喝道。  一念低眉垂目,以刀正眼,正心。  突然间,一念双目中神光爆射,口中低吟一声:“百战!”手中长刀已化做万道惊虹,当空飞舞。    霜刀百战凝血碧!    一念的这一刀,充满着万马千军,铁骑驰骋,纵横疆场,一往无回的荡气回肠和雄浑惨烈;瞬息间,使人如置身碧血纷飞的、刀光剑影的战阵之中。    燕荒月有刹那间的失神,失神于一念刀意中的堂皇。但是,他毕竟是有备而来。血刀一摆。  千变血刀千变。    燕荒月的血刀随着一念刀意,瞬息万变地对抗着急风暴雨般的刀气。  以千变应百战,可见燕荒月之挑战一念,的是不凡。    眼见一念的百战刀意就要被燕荒月的千变化解,血刀正要趁机而攻的时候,山僧的刀意突变——  如万马千军搏杀战阵般惨烈雄浑的刀意,忽然化为止念。    大动中,忽然大静。  一动一静间,竟无分毫顺延,就那么突然地变了过来。    止念!    燕荒月的刀意也刹那间滞住了。  不是主动的滞,而是被一念突变的刀意滞在那里。  便如你将手伸如流水中,已顺着水流的方向划动,却突然发现那一江流水化成巍然的崇山峻岭,岿然不动。你的手会怎么样呢?  当然是被定在那里。  燕荒月的血刀也被定住。    但是,燕荒月却在那一瞬间,灵感突发,施出一刀:    破禅!    以无边魔相,破禅观,破禅心,破禅念。将一念止念的一刀,重又激活。    魔相无边。  一念的刀意已被燕荒月反制。    燕荒月得意地大笑。    一念也微微一笑,被制的刀意,蓦然化成:藏虚。    有即无,无即有,非无非有,非有非无,即无即有,即有即无,有无之间,藏虚。    虚可藏,不虚的一切魔相均可藏。    刹那间,燕荒月的刀意已死。    既入虚空大藏,既灭无明。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    无始无终。  无虚无实。  无佛无魔。    燕荒月刀已死,满头大汗如雨。  刀意已死,刀亦死,人,也必死。    一念的刀已落。    燕荒月唯闭目待死。  就在他双眼将合未合之际,忽然发现一念对着他破颜一笑。    那是一丝什么样的微笑啊!    释迦拈花,迦叶微笑。  那一笑,唯心知。    心外无物!    燕荒月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  已死的刀意,化成:无心。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    无心。    “你既无心我便休!”一念笑吟道。    你既无心我便休!    燕荒月汗如雨,泪,亦如雨。    “你既无心我便休……”他喃喃地道。  燕荒月长啸一声,血刀回鞘。    你既无心我便休。    燕荒月哈哈大笑,对一念道:多谢和尚。    一念淡淡一笑,手中长刀忽然已回到腰间。隐于宽大的僧衣之中:“燕兄,还是你自己的事,与和尚无关。”    “好个与和尚无关!”燕荒月大笑,转身而去,竟不回顾。  他大踏步地走着,走向天、走向地、走入飒飒秋风,走入无边夕照,走进化外之中……    一念望着燕荒月的背影,清澈的目光中,泛起一丝欣慰。    回首处,流云飞掠,暮色如烟。    一念低首垂眉,轻轻地念了声佛号:阿弥陀佛…… 共 28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医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的并发症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