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世界7z

发布时间:2019-07-12 20:33:35 编辑:笔名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世界

原来,只有母亲温暖的怀抱,才是我一生的企盼啊。而所有的叛逆与反抗,只是希望他能够多多关注我,喜欢我,并且,疼爱我。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世界。 1 至今仍然记得,与母亲大吵一次之后,自己躲在小小的厢房里,隐在一侧,听着母亲在外面焦急的大喊大叫,一个人急匆匆地向胡同深处走去的情景。 那年,我七岁。 正是十点的深夜。 到现在也不明白,一个七岁的小女孩,怎么就那么狠心,听见母亲去而复返的脚步,焦虑得带着哭音的呼唤,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没有发出一点的声音。 只是那么,静静地站着,任两行泪肆意的流淌。 2 有时候想,脾气太过相似的两个人,在一起,到底可不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幸福。 那怕是血脉相连的骨肉至亲,母女。 尤其,当她们的脾气同样火爆,同样不肯为了一点点小事退让低头的时候。 即使,她们同样深爱着彼此。 3 小时候,母亲永远是我不可亲近的一个。 也许是因了她对哥哥的偏疼,也许更是因为过于相似的暴躁。 母女两个人,仿佛永远也不可能平平静静地说一句话,往往是几句话没完,便大吵了起来。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而争吵的结果,是数不清的皮肉之痛。 一个母亲,以她母亲的权利,因女儿的桀傲不驯而不可扼抑的愤怒,将所有的伤心与痛苦借着手中的武器,愤愤地加于她女儿的身上。 恶性循环的结果是日渐一日的疏远。 那个时候,我根本没有想过,也根本不知去想,为什么,一个母亲,会这样对待她的女儿。 血脉相连,骨肉至亲,如何会到这样一个地步。 而在这段历史中,作为一个女儿,尤其是一个任性妄为的女儿,我究竟应该负有怎样的? 而只是固执而叛逆地反抗着。 4 和哥哥一样,出生的时候,我们都不足月。 哥哥是六个月多一点,而我更惨,还差几天才六个月。 母亲的血样极其特殊,她根本没有能力将一个孩子连续十个月地保护在肚子里。 按正常来说,她的血脉,根本无法养住一个孩子。 真不知道,三个孩子,她是冒着怎样的风险,以怎样的坚毅,生下来,并且,将我们兄妹两个,健健康康地养大。 5 也许因为哥哥是个孩子,母亲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会有这种事情存在,因此在哥哥出生的时候,母亲很是手忙脚乱了一阵。 由于先天的严重不足,加上母亲初的不善照顾,自小哥哥的身体便很虚弱。 那个时代里,所有的资料都极度匮乏,母亲的身体还根本不适合去做一个母亲,哥哥自小便是那种极粗糙的大饼干泡白水做奶水,仅有的一点营养,是父亲早晨四点便去粮店排队而凭粮票抢购回来的一斤牛奶。 因为这一点,母亲对哥哥,一直怀有极深的愧疚,与疼爱。 直至今日,仍然记得幼时和哥哥伏在温暖的炕沿上,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看着父亲守在炉边,将铝制的饭盒放在旺火上煮的情景。牛奶烧得滚滚的,一点淡淡的牛奶油脂渐渐浮起汇聚,哥哥的眼睛便紧紧地盯在其上。 火势极旺的炉子旁,父亲的额角,那一层密密的汗珠仍宛然眼前。 那是我们一生中幸福的一段日子。 6 我出生的时候,正是姊姊出生一年之后。 而且也正是姊姊死后的那一年。 姊姊的走,完全是个意外。 而与先天的虚弱无关,尽管她也才六个多月。 姊姊十三天的时候,邻居领着她幼小的不足三岁的女儿到我家里去探望母亲。母亲与女孩的母亲不远不近的扯一些闲话,而那个小女孩,就那个时候走到姊姊的旁边,与姊姊哇哇地交谈,不知所云。 不知什么时候,她一下子坐到了姊姊的脑袋上,母亲发现了,惊得大叫。 另一个女孩的母亲,一下子吓得不知所措,怔怔地坐了一会,见姊姊还知大哭,呼吸顺畅,便舒了口气,借故离去了。 没过三天,姊姊便去了,母亲说是吓的。 说这些的时候,已是许多年后,她的口气很平淡。 因为一个疼爱之极的儿子,因为一个早夭的女儿,母亲极想再要一个女儿,乖巧、体贴,听话,会哄人。 我就带着这样的企盼,来到这个世界。 只是不如母亲的意,我是按照她的复制品的样子来到这个世界,而不是按照她的意愿,乖巧可爱。 而当愿望失衡之后,脾气的暴躁可想而知,尤其是面对一个同样脾气倔犟不知低头不懂事的女儿,会是怎样的失望,与伤心。 7 与母亲的明争暗斗,持续了十几年。 如今回头想来,那十几年的岁月,本应是母亲焕发光彩美丽的十几年。对于一个女人,一个结婚生子日渐成熟的女人,这十几年又是怎样的美丽与珍贵。 尽管我们,深深地相爱着。 即便,那时,我固执地认为,只有我爱她,而她的心里,就只有哥哥一个。 但是我仍然不可否认,我爱她,真正的,深切地爱着她。虽然一张口,两个人之间便宛如有一层冰障般寒冷。 从来没有人,如我那样的深切地关心她,在意她,为她去做我可以做到的一切。 那怕是我的父亲,和母亲自小疼爱的哥哥。 也许,男人照顾家人的方式,真的是那样粗糙,不经意吧。 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在关切她的同时,却又满怀着不被她疼爱的不忿。所有的感觉加在一起,只是觉得一种付出感情却不被回报的伤心。 从来没想过,一个母亲,何曾想过去要她的女儿回报给她些什么。 8 生活的担子渐渐压弯了母亲的腰,母亲光洁的脸上也已经渐渐有了皱纹。 那个时候,父亲是县里砖厂的一个班长,母亲则是县里造纸厂的一个职工。 国营和集体的称呼陌生高血压,自小便是父母和我们常做的一个游戏,问我和哥哥,谁接爸爸的班,又有谁,接母亲的班。 后来,所有的不景气遇到一起,两个人的单位几乎是同时垮掉了。 父亲作为一个男人,一时之间似乎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是母亲振作起来,以她的一贯强硬与偶尔展现地精明做起了小小的生意。 父亲在那时开始酗酒,直到现在。 近二十年的时光。 9 母亲凌晨两三点,开始起床,推着一辆农用的车,很重,就一个人在天还根本漆黑一片的时候,推到离家门远隔几条街的蔬菜批发早市,又一个人,将车放在一旁,辛辛苦苦地去挑选各种形色和价格都合适的蔬菜,往往在五六点钟才匆匆赶回离家很近的那条街,在街口摆起菜摊。 一个女人,怎牛皮癣特内服样撑起一个家庭,而她,究意要付出多少? 尽管,她也许真的称不上柔弱。 可是一个女人的深处,毕竟还是需要一个强悍的男人的关心,与照顾。 为了这一点,十几年来,对一直深深疼爱自己的父亲,始终抱有怨言。 尽管,对父亲这许多年来的无语疼爱,始终感激,并且,无以为报。 10 那时我很嗜睡,毕竟还小。 可是没过两天,母亲起床的声音,还是吵醒了我。 如今具体地想来,并不是那些母亲刻意掩盖的细微的声音唤醒我,而是母女相连的骨血至亲,让我总觉得有些什么东西放不下,适时地醒来。 记得次强迫自己爬起来,睡眼惺松地走到母亲身侧,帮着她一起推车时,母亲眼角闪动的泪花。只是,她还是不曾说出,她的感动,以及,她是爱我的。也许,一直以来,她都没有这个习惯。 而那个时候,也不懂,母亲的泪,是怎样一种深切的爱意。 到了菜场,我就守在推车旁,母亲便放心地去挑她的菜色,往往在她回来时,给我捎上一点自己特意买的桃子,时新的柿子,或者其它的小零食。 六点钟,回去收拾书包,我便背起书包,往自己的学校走去。 那个时候,我是小学四年级。 一直到初二,母亲才结束了摆菜摊的生涯,开始卖水果。 而那段时间,常的事,便是放学时,到母亲的菜摊,将书包一甩,就替母亲卖菜,收钱。 11 生平次也是惟一一次单独做 生意 ,也是在这段时间。 那个时候,小小年纪便自以为自己有了生意头脑。初夏的日子,七月初,桃子刚刚上市,我便从母亲那里讨了一笔钱,宣称自己要单独做一番 大事 ,从父亲的一个做水果批发的朋友那里搬来了一大筐桃子,八十多块钱,在那个时候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因为怕水果熟透容易坏掉,加上桃子刚刚上市价格偏高,怕销路不好,还自作聪明地挑了一筐才微微泛些红丝的青色桃子,以为过几天,就会全部熟好,正好耐卖。 那筐桃子,我摆在离家一条街的十字路口,整整卖了一个月才将近卖完,几乎耗近了整个暑假。 确实地说,原本应该卖一百多元的一筐桃子,卖了一共也没有十几元钱,余下的桃子,由原来的碗口大干缩到了有桃仁大小,还是我和哥哥边吃边卖,才勉强了事。 惊奇的是,一向严厉的母亲,却出奇地没有责怪心虚的我,只是呵呵的笑着,说,这么小的娃娃居然也会做生意,赔了没关系,就当我买了筐桃子给你们做零食吃了。 12 由初的零售,到与阿姨合伙的批发销售,母亲又花了几年的时光。 也不知糊里糊涂地怎么就混上了高中,而且还是相当高的分数,害得一票朋友又是欣羡又是不屑。 说也奇怪,由于自小陪母亲的早起,养成了想起九八年那场大洪水。暑假里连续半个多月的暴雨,加之水库的不堪重荷,所有的一切岌岌可危。那个时候家里已经建起了离地面两米高的小小平台,希望在洪水来时有一个栖身之地。 母亲起初不肯让我去学校报道,哭着说,一家人,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可是开学半个月前,洪水危急的那个时间,听说第二天铁路公路就要封了,母亲急匆匆地和父亲强行将我架上了即将开启的火车,目送我远去。 她说,长春毕竟是长春,离洪水相对较远,你在那里,可以很安全,我很放心。 她的泪光隐隐。 父母之爱,有时,可以深沉若斯啊。 18 有时候想,母亲这一生,实在不能算是幸福。操了太多的心,也吃了太多的苦。 如今,尽管儿女不再须她操心,却由于父亲的酗酒,夫妻两人的生活几十年来都不甚和睦。子孙守在身边还好,可是不放心的女儿,却仍在远她千里之遥的外地。 我所能做的,只是几个月后,在保证不会给小小县城带去什么危害的前提下,到家里,去看望母亲。 即使离别时,还会见母亲的泪。 只因为在浪费了二十年的生活之后,我才真正明白,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世界。:小加

怎样制作自己的微信小程序
微信怎么做小程序
邦泰医院投资

上一篇:月崖离

下一篇:幕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