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酒家小说飞来的媳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4:23:24 编辑:笔名

1  三伏里天正当午,热得像蒸笼,柳条蔫头耷脑一动不动的垂着,知了叫得人心里烦躁。就算是啥也不干往门前一站,一会功夫也是一身的汗。  “这破天,一点雨也不下,想把人热死咋地!”  刘大妈一手扇子一手毛巾,一边嘟囔一边迈步往门外走。她是个胖人,本就不耐热,赶上这天,烦躁地乱转,一点也睡不着。眼看晌午饭时间快到了,厨房里一点菜没有。这会去哪买菜呀,大晌午端出去还不把人晒脱了皮,近的菜铺子还有一里路,再说了,这会还能有啥菜。算了,凑合一顿得了。刘大妈一边想,一边就着门口树荫下的石墩子坐了下来。她心里烦,这几天做啥都不得劲,老汉说她懒,懒就懒,反正她不想动。早晨儿子上班前,来屋里头看了她一眼,想跟她说句话,她闭眼装睡,硬是没理。  “养儿养儿,养儿有啥用!”  刘大妈有些伤心,想起自己没婆婆,老汉还常年不在家。儿子刘军自生下就没离开过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好容易盼到儿子大了,娶媳妇了。娘俩却为儿子的婚事起了分歧,儿子复员回来在城里上班,谈了个对象夸得跟花似的,说还是老板的女子,要领回来。刘大妈坚决不同意。  刘大妈不同意儿子对象也是有原因的。这些年,村里的小伙子念书打工去城里的多了,也有人谈了个城里女子回来。村东王喜奎家的小子王强,就找了个城里媳妇,模样出挑家境也好。老丈人给他们城里买了车买了房,还寻了个好工作。两口子都在城里上班,平时连回来看一眼都少,更别说接去城里过活了。他们家的那个媳妇,眼睛都朝天看,见了村里人从不打招呼。可怜喜奎老两口守着几间烂瓦房,辛辛苦苦供娃念的大学,可现在过的啥日子?刘大妈有时看不过,自家做点好的也给老两口端点,也碰见过王强偷偷回来看爹妈,刘大妈骂几句,王强头都不敢抬。这个本性忠厚的娃,实在是惹不起媳妇。只能流着眼泪偷偷塞给爹妈一点零花钱。喜奎两口子六十多岁的人了,还在路上捡破烂,看到的人无不摇头叹息。  想起这些,刘大妈就难受,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老了全凭儿子养老呢,可不能这样。自家的农家小户,邻里邻村娶个泼实女子,不管是地里屋里,都能提系不是?娶个城里上班的倒是体面倒是好看,贴墙上的画好看,能当盐还是能当醋还是能当饭。再说了门不当户不对的。以后还不是受气的命。  刘大妈可不希望儿子受气,于是坚持要儿子分手,寻媒人相亲,可儿子平时听话得很,这事上却一点也不让步,坚决不同意,僵了。为此刘大妈一天没吃饭,儿子躺屋里一天没出来。把个刘老汉急的跑前跑后,屁不顶。  还说孝顺,孝顺个屁。刘大妈来气了,把扇子摇的哗啦啦的响。  为了个女人就要跟老娘闹翻,刘大妈能不伤心吗。事情都半个月了,儿子也软声软气的来陪过几回不是,可娘俩还是商量不到一起,儿子好像铁了心,倔驴一样,说什么此生非她不娶。  “呸!倒是个啥逑好相,这么的舍不得,我偏不如你的意,哼!”刘大妈心里不美,想起这个就窝火。      2  “卖菜哩,谁要菜——”  意外的叫卖声打破了刘大妈的沉思,刘大妈心里一喜。真是瞌睡送枕头,正说没菜呢。她循声望去,门前的柏油路上,推车过来一个女子,戴着个凉帽,车后绑着个两老笼,不知道卖的啥菜。  “哎,女子,你卖啥菜?”刘大妈扯着嗓子喊。  “黄瓜辣子洋柿子——”  “菜好不好啊,我可不吃烂菜,蔫了不要!”  “婶,这是我屋自家地里种的,菜好的很!”卖菜的女子答道。声音却有点沙哑有气无力。也是,这天。除了为几个小钱奔命的小生意人,谁还愿意顶着大太阳晒人干呢。刘大妈还没想完,卖菜的女子人已到了跟前,这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子娃,个中等,一张圆脸被太阳晒得通红,两只大眼睛倒是忽闪忽闪的好看。车子停到阴凉坡,刘大妈低头一瞧,可不是吗,虽然是大热天,太阳火辣辣的毒,笼里的菜却还是红是红绿是绿的。两半笼菜码的整整齐齐用湿布盖着一点也没有打蔫的样子。刘大妈暗暗赞赏这女子灵醒。问了问菜价,价格还算便宜,于是一样称了几斤。称完菜进屋取了钱出来,却发现那个卖菜的女子,卸了帽子坐到树荫下扇风去了。看样子是累坏了。刘大妈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又回屋到了一大杯凉白开端了出来。  “来,女子,天热得很,喝些水吧,这是给你的菜钱!”刘大妈招呼道。  “哎呀谢谢婶了,早上出门,车子坏到前面那个村,拾掇了半晌,耽搁的菜没卖完。”女子赶紧站起来,接过杯子喝了,又接过钱揣进兜里,把杯子还给刘大妈,起身要走。刘大妈看着她麻利快活的样子,顺嘴问了一句:“女子,你屋在哪里?”  “南后村。”  “南后村?南后村谁家?我这村还有南后村的嫁过来的,叫个王淑玲你认得不?”  “我淑铃姑啊,认得认得,她屋跟我屋离得不远,就隔了几家,我家姓李!”女子麻利的戴上帽子,把剩下的菜拢拢再盖上湿布。  “婶。我走了,天不早了,还有点菜,我再转一个村子就完了,回去晚了,我妈要操心我哩。”说完对刘大妈微微一笑,转身推上车子就上了柏油路,一边吆喝一边推着走了。  刘大妈原地站了半天,这才端着杯子往回走。天热,人都没胃口,老汉儿子都爱吃凉皮,刘大妈拿出面盆,在面缸里舀上面。一边和面糊一边就寻思开了。  说这人就是心思怪,有儿的看见个好闺女就亲,咋,寻思媳妇哩。刘大妈就是这样,刚看见那个卖菜的女子,人又麻利快活,模样还长得心疼,一听屋里离这还不甚远,还有淑玲知根知底好打听,这真是天上掉个好媳妇哩。对,得赶紧去找淑玲,打听下这女子给人没,要是没给,就说给儿子。哈,刘大妈越想越高兴,几日的愁云一扫而空。心里高兴就哼上了秦腔戏,里屋的刘大爷被吵醒了,眯缝着眼出来。  “咋咧娃他妈,啥事还把你喜成这样?”刘大爷疑惑的问。这阵子老婆整天拉个脸,他也不敢多嘴言传,心想,猛的咋这高兴的。  “你管哩,你看看你一天,能做个啥,娃的事一点也不操心,去,把那几个黄瓜洗洗,切成丝,我等会回来给你摊凉皮。”  “你做啥去呀?这大晌午的,你不睡人家还不睡?”  “回来再跟你说!”刘大妈解下围裙就往外走。  老汉愣了会,转身灶台上摸了根黄瓜,捋了捋上面的毛刺吭蹭就是一口。  “嘿,今这黄瓜好吃,脆甜脆甜的哩!”  事情发展出乎预料的顺利,淑玲第二天就回了娘家,回来带了好消息。原来那个卖菜的女子叫李月,是老李家的小闺女。老李头一辈子种菜,四个娃有两个女子念了大学,一个儿子也出息在外面干事业。身边也就这个小的女子,念了个高中毕业。在外面打了几年工,老两口不放心,就叫回来跟他爸种菜卖菜。娃人摸样好,又勤快。刚到婚嫁年纪,家里的门槛都快被踏平了。老李头两口子都是老实庄稼人,一心想把这个小的给近些,老了也好有个靠手。左挑右看还没找着合适的主。一听淑玲说起这家,爹妈家境都对心,老李两口子也高兴得很。说是跟娃商量下,看挑个好日子见个面。  “咱娃有福哩!”  淑玲眉飞色舞的说完,端起一大缸子白糖水咕嘟咕嘟得喝了起来。刘大妈两口子兴奋地围在桌子边。三个人商量着下一步,如何攻下儿子那关。     3  要说这刘大妈,年轻时可不是个简单人。爹妈去得早,留下三个年幼的弟妹。刘大妈那年才十九岁,硬是给人做苦工咬牙拉扯几个弟妹。几个弟妹念书上学工作结婚,都是刘大妈跑前跑后给操办。等几个弟妹都大了,刘大妈也过了青春妙龄,后来经人说和,嫁给了家境贫寒的刘家。刘家单薄,就爷两光棍混搭的过日子。自打刘大妈进门,这个家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屋里屋外收拾的利利索索,被褥床铺干干净净。刘大爷的爹,也告别了破衫烂裤,穿上了暖和的新衣裳。刘大爷在媳妇的鼓动下,学了一门手艺,在镇上找了个好活计。后来又为了生计,去了更远的外地,屋里屋外也全凭刘大妈操持。生娃坐月子,送走老人,养大儿子。刘大妈几乎都是独自扛起来这些事。刘大妈人爽朗,说话声大,就连脾性也养成了说一不二。不管是娘家婆家,那是具有的威信的。只要她说句话,别人只有点头的份。现在,儿子这么挑战她的权威,刘大妈能轻易服软吗?  当然不能,何况,刘大妈是真心看上那个李家的女子。正如刘大妈自己说的那样,虽然才一面之缘,但那个女娃,说话办事,言语气度,真的还跟自己有几分相似。想起儿子一向寡言少语,娶个活泼的女娃,这不刚好吗。再说了,知根知底,吃苦勤劳。庄户人家就是要这样的媳妇呢。  刘大妈是个急性子,打定了主意,马上就开始了她的下一步计划。  刘大妈多年积劳,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毛病,特别是年纪渐长,人也胖了,就得了高血压之类的毛病。平时老汉都是千万小心,吃药巩固,一顿也不敢落下。这回为了媳妇,刘大妈也豁出去了,躺到床上装了起来。结果儿子进屋一看,老妈脸色红润,气息均匀。一看就知道是装的,就只把买的好吃的床边一放,默不作声就出去了。刘大妈一看,装病不行,一横心来了真的。一礼拜没吃药,再加上急火攻心高血压这下真犯了。心急火燎的爷两把刘大妈送进了县医院。知道消息匆忙赶来的几个舅舅姨姨,知道事情原委,挨个上阵把刘军骂了一顿。连刘大爷这个从不爱发言的也张了嘴:  “军娃啊,你看你妈这病,也多让是跟你气的。叫我说你就退一步,听你妈的,去相亲吧,你说说,你非要问个城里女子做啥呢,门不当户不对的。别说你妈,就是我也不习惯。咱农村人讲究个本分,娶个农村娃又咋?配不上你?”说的刘军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  刘军从小孝顺,他妈这样他也心疼,思来想去,只好做了决定,答应等他妈一出院就去相亲。  眼看“斗争”取得了全面胜利,刘大妈高兴了,病也稳定了大半。再加上亲人们的精心护理,几天后终于康复出院。刘军也依言去相了亲。  相亲回来,看着面无表情的儿子,刘大妈问:“咋样”  “行!”  刘军扔下一个字就扎到自己屋里再也不出来了。刘大妈对着一旁站的老汉,撇撇嘴说。  “哼,啥态度。行就成,他爸,你看屋,我再去趟淑玲家。”  刘老汉看看老婆的背影,又看看儿子紧闭的房门,不由得长叹了口气……  三天后,女方传话来,同意。  刘大妈喜上眉梢,立刻跟老汉提四样礼去了淑铃家,进一步商议结婚的事。说彩礼,定日子,扯衣裳。     4  关中娶媳妇嫁女都比较繁琐,大到彩礼钱,小到陪嫁小件,一来一回都要商量。李月的爸妈都是老实的庄户人家,李月爸人很憨厚。说话也实在。李月妈一脸和气,两亲家还真挺投脾气。  刘大妈高兴的说:  “月这娃,我真心看上了,你家有啥要求,尽管提!”  李月爸忙摆了摆手说:  “没啥要求,没啥要求,俺月娃从小跟她二爸的,我老两口都没操过啥心,这回娃出门子,我跟他妈商量好了,娃要啥给陪啥,只要他两个好,其他没说的。”  “跟她二爸?”刘大妈疑惑的问。  “哦,不是,不是,就是我弟,爱女娃,从小把月娃认在他门下的。就是这么个意思,没啥!”  李月爸忙解释。李月妈也赶紧说:  “就是就是,”  “那娃她二爸干啥的?”刘大爷感了兴趣,凑上来问了一句。  “她二爸在外面有事业,家都安在外头,甚不回来。”  “噢,是这……”  见了李月爹娘家人后,刘大妈更肯定了自己的眼光。婚事定倒后,李月就来家勤了,收拾屋子做饭,麻麻利利的。人也不再是卖菜时的那个样子,几件可身衣服一穿,更显得李月那张脸蛋俊俏,身条轻盈。李月小嘴甜,一口一个姨的叫着,把刘大妈叫得心花怒放。想起初次遇见的情形。刘大妈笑着说:“女子,你跟大妈有缘啊,你说说,你那天是不是专门卖菜到大妈家门口啊?你卖菜,大妈买菜。人家都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哩,我看,咱这是天上飞来个好媳妇嘛。”一屋子人都逗笑了,李月看了看刘军,唰的红了脸。  儿子的事说倒后,刘大妈也松了口气,高血压仿佛也没有了。热热的天,一天几趟的往淑铃家跑,看得出,她对这个媳妇是真的中意。有时候躺在炕上看电视,看的看的能笑出声,无奈的老汉整天拿眼珠子翻她。日子久了,刘大妈看儿子的心仿佛也静下了,李月再来两人居然也嘀嘀咕咕的说上一阵。也不见提以前那个花一样的对象了。刘大妈撇撇嘴,什么非她不娶,看这阵势你看上的也不如你妈给你挑的。当然,有时候刘大妈也觉得这婚事太顺了,顺的她有种说不上的不踏实,常听人家说,娶个媳妇难肠的,咋自家就门口随便一捡就捡了个好媳妇?  刘大妈把这些跟老汉一唠叨,老汉不高兴了。  “你真是,没媳妇你想媳妇,有了媳妇,这还是你自己挑的,还想东想西,真是。再甭胡想了,这么好的女子难寻,再说,咱不是都托人打听了嘛。你再折腾,小心媳妇跑了。 共 583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泌尿系统感染重复发作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究竟如何治疗老年癫痫好

上一篇:晨练偶得

下一篇:舞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