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该如何走出工资协商博弈的囚徒困境

发布时间:2019-09-14 09:40:11 编辑:笔名

该如何走出工资协商博弈的囚徒困境

作者:李妍(媒体评论员)

2010年在许多媒体眼中无疑是工资标准调涨年。一季度以来,宁夏、吉林等11省市相继调高了工资标准,调整幅度都在10%以上,一些省份甚至超过20%。工资标准涨了,对普通劳动者而言,这兴许是个好消息。但在工资标准上涨的背后,每个普通劳动者的工资实际将会怎样上涨,无疑是一个未知数。

这或许正是工资标准上涨面临的尴尬图景。在强大的资方面前,普通劳动者缺乏基本的议价权,工资标准要么成为标准工资,要么成为工资标准。于此,在工资议价权上保障劳动者权益的《工资条例》,或能对做大劳动者蛋糕带来一线希望。据悉,有关部门起草修订的《工资条例》将在年内出台,工资协商制度、同工同酬等保障劳动者权益的条款将被纳入其中。(5月18日《中国经济周刊》)

企业普通员工与老板坐在同一张谈判桌前,为自己的劳动所得及权益与资方唇枪舌战,在这样的权利话语博弈中,老板终妥协,与企业员工达成工资上涨协议——这正是工资协商制度,为我们描绘出的劳资双方公平谈判博弈的场景。可这样的图景对许多普通劳动者而言,无疑太过。

且不说在此前有关居民劳动报酬跑不过GDP的争论中,不断做大的经济蛋糕却成为资本一方的财富狂欢,普通劳动者在这样财富分配游戏中,往往成为“受伤的人”。就算是对具有一定议价权的白领阶层而言,也很少有人愿意主动跟老板谈判涨工资,跳槽往往成为涨工资的选择。出现这样的场景自不奇怪,在年年招聘几乎都要挤破头的劳动供给市场中,不愁没人的资方自然不愿花心思给员工涨工资,更何况还要双方公平地坐下来谈工资如何上涨?

在过于依靠人口红利为企业、社会创造财富的经济发展模式中,企业对工资协商显然缺乏动力,除非一方的话语博弈力量发生改变。比如此前发生在沿海的民工荒。当劳动力由充分供给向一定程度短缺的刘易斯拐点出现后,农民工们选择用脚投票逼迫企业主动上涨工资,这或可看作一种被动的工资协商方式。

而在即将写入《工资条例》的工资协商制度中,由政府乃至企业工会参与其中的工资谈判,或也能一定程度增强普通劳动者与资方谈判的话语力量,但如何分蛋糕的博弈,却也容易让二者陷入“囚徒困境”。比如在已经启动工资集体协商的广州,有五分之一的试点企业就不愿参与进来,即便原来坐下来谈的,也都很费劲,谈出来的并不能真正反映工人利益。

这种工资谈判博弈的囚徒困境,实际上也反证出普通劳动者话语权的无力。在有法律条规乃至企业工会支撑的情境下,普通劳动者的谈判力量尚且脆弱如斯,遑论平日的劳资谈判?当然,在广州试点的工资协商也不乏成功案例。倘若从经济博弈的观点来看,当资方、劳方在政府的监督下,对分蛋糕讨价还价,讨论劳动成果如何分配时,双方就进入了“囚徒困境”的博弈。理想状态下,只有当双方都采取合作策略,两方才能达成共赢——劳动者工资提高,生产效率提高,终企业经济蛋糕越做越大。这是“囚徒困境”的博弈结果。

而从广州工资协商的成功案例我们也不难看出,工资协商要真正从纸面走向实际,除了资方应意识到这种博弈的选择,在谈判中,如何通过企业工会增大员工的话语权,如何摆脱目前企业工会在资金、用人上过于依附企业的现状,这些都需在工资协商制度中全盘考虑。


商城app开发
怎样开通微信小程序
微信开发小程序工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