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过载的O2O会重蹈团购泡沫历史吗

发布时间:2019-03-14 02:55:05 编辑:笔名

过载的O2O,会重蹈团购泡沫历史吗?

作者:未知 来源:虎嗅

图片来源百度

现在,中国的创业市场火爆异常大概所有人都同意这一点。

百度CEO李彦宏曾表示,投资者在不顾一切地向中国创业公司投钱,感觉他们就驻扎在百度大楼门外,诱惑着百度员工去创业。京东CEO刘强东也曾在哈佛中国论坛上告诉与会者创业现在有多么热:你只需要一个想法,就能得到3000万美元的资金。

早上偶然看到了腾讯科技的一篇《过热的O2O将成为创业陷阱?》,文章大致谈了眼下O2O行业的创业泡沫。

在资本蜂拥而入的背景下,O2O已经过热,并且时时找不到盈利的出路。选择站队依托巨头的流量和资源,成为很多创业公司的无奈之举。在过去的一年中,真正脱颖而出的O2O项目却并不多见,蜂拥而至的O2O项目普遍面临同质化严重、线下资源不足、资金链难以保障等问题。

这种创业热潮其实在几年前就曾出现过,我想大家都知道那个混乱的时代千团大战。对创业者或者投资人来说,面对眼下这股热潮,是否意味着可能会引火烧身?

看过去,团购热的发展简史

2010年,中国的互联行业充斥着一种新趋势:团购站。

尽管Groupon在2008年就出现在美国了,但是中国对于团购的兴趣并不仅是东方又一次的复制西方:它从BBS论坛自然地产生,在那里节俭的用户会联合起来以折扣价一起买东西。鉴于该机制可适用于更大的范围,于是有几个中国企业家创办了每日团购站。在美团诞生之前,早期的团购站拉手和窝窝团都是这样发迹的。

它们起步早、起飞快,到2011年时,中国早期出现的团购站已为自己拉来了巨大的投资。拉手是行业早期领头羊之一,2010年3月站上线,到2011年4月时,它已经在三轮融资中募集了超过1.7亿美元。上千家企业看中了这其中巨大的资金流,并抓住机会想分得一块肥肉吃。截至2011年9月,中国共有5000多家团购初创公司,虽然很少有人赚钱。

但物极必反,中国团购产业遭遇了登高跌重的转折。小型创业公司开始关闭,像拉手、55团、24券和团宝被迫大量裁员来抵消损失。

到2011年11月,将近1500家团购初创站关闭了。在2012年初,这个数字飙升至超过2000家,到2012年8月,又有3000多家团购站关掉了。虽然确实有一些地方性的赢家出现,但是其他的参与者不是被迫融入其他的大公司,就是走向了倒闭的结局。

过载的O2O,

过载的O2O会重蹈团购泡沫历史吗

泡沫还是机遇?

现在中国的科技创业公司,在几乎所有领域都在经历着繁荣期。不可否认的是,近O2O创业公司正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出现,并还从投资人的手里不断地获取资金。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里,我们已经看到了涌向中国创业公司的资金推动了新一轮繁荣,汽车修理、上门按摩、电影票、餐饮服务、外卖,还有教育等领域都出现了大量的O2O产品。

当然这只是这个月的一部分,也只是所有O2O创业公司的一小部分而已。O2O创业热潮在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的这几年中酝酿、发酵,所有高调的投资都开始浮现了出来,我们对动辄过亿美金的融资已经丝毫不感到奇怪。而这背后只会吸引更多的资金进入这个行业,O2O大军看上去来势汹汹。

中国的O2O潮即使不是比2010年到2011年的团购潮更热,也和那时候差不多了。如果O2O反映的是曾在团购行业发生的一切,那这个行业可能很快就要走到2011年秋天了,那时一切急转直下,几个月内有上千家创业公司倒闭。

历史会重演?不见得

值得庆幸的是,投资人认为,中国目前的O2O热潮与曾导致上千创业者坠崖的团购热潮大有不同。Infinity Ventures的田中章雄指出:

在团购热中大家都在做同样的事情,主要都是未分化的服务。但是,在目前O2O的繁荣时期,创业公司们解决的是不同领域的问题。在每个领域之间存在竞争,但是这和每个人都做相同的事情非常不同。

换句话说,当一家O2O食品配送公司和一家O2O教育服务公司共享相同的基础商业模式时,即使是服务于同一地区,他们也不会直接竞争。客户向不同的O2O公司寻求不同的服务,但团购站都倾向于提供同种服务餐厅优惠券,打折电影票等这使得他们在同一个市场中直接与同类站竞争。

当然,在热门的O2O领域中还是存在着激烈的竞争。比如在按需服务的食品外卖领域中,竞争已经非常严峻了。主要的竞争者美团和饿了么,近都融了一轮大笔资金。也有像叫只鸡和客如云这样的小一些的创业公司正在发展当中,并吸引着投资。

但是即使如此,O2O涉及的领域也远比团购要多得多了。此外,一些投资者看到了团购和按需服务在中国经济可行性方面的根本区别。

Chinaccelerator主管、SOS Ventures的合伙人解释说,团购不具有让绝大多数的商家与其合作的必要性。

为了与团购站合作,吸引客户,他们必须提供大幅的折扣,很多商家终无法承担。在没有本地合作商的情况下,团购站迅速破产。但相比之下,O2O服务无需商家提供折扣,他们只是把商家带到用户眼前。

软银合伙人William Bao Bean表示,从本质上讲,O2O是传统实体企业为营销而起的时髦新名词整体来说就是广告。

O2O显然不同于团购热,另一个极其重要原因的是:O2O进入门槛很低并且极容易实现。它基本来说就是一个市场+交易的模型,是所有商业模型中容易理解和实践的一种。不涉及太多的技术问题,单位经济效益更容易计算。

并且显然,它不但不是李克强总理提出的互联+战略的阻力,还可以为利用互联重振的传统行业提供助力。

行业重新洗牌,未来何去何从?

因此,目前的O2O爆炸式的增长与折损千军万马的团购热潮是不同的,毕竟当时那些公司基本上高度雷同毫无区别。但是,兼并整合以及大量创业公司的失败,依旧会是中国按需服务行业难以避免的。或许,如果你还没有进入这场游戏,现在再入局就已经太晚了。

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表示,虽然仍有许多O2O企业寻求纪源资本的投资,但一些主要的(O2O)领域的格局已经基本固定了。举例来说他提到,外卖领域几乎没有新入的创业公司可以与饿了么和美团一争高下。

虽然从长期来看,O2O行业内跨领域的合并在所难免,但O2O行业中会出现全盘通吃的赢家,O2O的每个主要类别像送外卖,教育等将来都会有小组,这是由谁的理念决定的。那些在更小众类别中的获胜者可能会被大类别的获胜者吸收掉。

不过,虽然团购行业曾在几年中就看出了明显的赢家,但在O2O之战中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O2O需要的是更多的执行力,这是由于在众多供应商和地点之间开展标准化服务的难度,这意味着终的胜者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显现出来。

尽管眼下的这场争夺O2O各大类别的头把交椅的战役可能会出现大批的失败者,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行业过热下出现的泡沫。但终的结果应该对大家都有好处,成功的O2O平台将有助于当地的经济发展,提高经济效率,并终推动更多有能力的服务型商家发展。这些都是后话,他们的主要作用是为消费者带来便利。

顺融资本王亚雄表示,从互联行业的发展历程来看,由于2C模式面向的是个人消费者,交易具有轻决策的特点,因此互联对其改造相对容易,被放在轮进行改造,且如今已经基本改造完成,而2B模式面向的是组织,属于综合性交易、重决策,因此相对改造较难,被放在第二轮进行改造,眼下这轮改造才刚刚启动。

中国的按需服务市场升温的同时,行业改造已经基本完成,许多初创的O2O公司会面临失败,但相较于曾在团购行业发生过的大萧条,这股O2O热潮的萧条期不会来的那么突然而猛烈。对创业者来说,提供创新型的O2O服务仍然有很多机会,而面向企业服务的O2O改造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