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我,鳖,捉鳖者(小小说)

发布时间:2019-12-05 05:35:29 编辑:笔名

我们这里的河里多产淡水鳖,不是龟,龟是海里的,咸的,鳖是甲鱼,我们这里叫鳖。

会捉鳖的很少很少,我说的捉鳖和读者交代清楚,不是钓鳖也不是网鳖,是那种在河里走,走着走着一弯腰就抓上来一只来的技术。那些年河水大环境好,一只鳖二三斤重的很多,别嫌我啰嗦,再说一句,大的鳖七八斤,很吓人。

我的家乡有条河盛产鳖,当年老人说,一发大水,鳖都伸着头,晚上看着像一片灯笼。这都是百余年前的事了。

这里有一个会捉鳖的,是个大麻风。说是大麻风,是治疗好了的那种。他因病魔脸几乎变形了,很吓人,我们这里老人哄孩子就说,你不听话我叫南河大麻风了。小孩就老实了,你说他是什么样子?他不在村里住,大队给他在河边盖了两间小屋他就住在这里。当然也没有家口了,女人都不傻!

他会捉鳖。绝招之!他只要想抓,到河里走几步就抓到,只是有时抓到大的有时抓到个小的,小的他就放生了。他生活靠大队的五保,抓鳖是为了“理财”,用现在的话说。

他很穷,鳖很贵,要捉鳖理财,那他能买上奔驰。开玩笑了,那时连自行车都买不到。但他不乱捉,很少捉,只有有人上门求之治病他才答应,你想“腐败”他不理你,多少钱也不捉,你想管他他不怕,他是大麻风。

我小时候说实话很调皮,什么坏事也敢做。我觉得他这手艺高就想学,怎么学?想来想起想起了个办法,撒谎。我说我母亲病了需要一只鳖做引子,他看我很急的样子就答应了。我会装。后来我又几次来找他,他不干了。再后来我给他送些地瓜什么的。真正感动了他是一次他病了,什么病?“缠腰丹”,厉害,那是搞不好把腰缠满就要命,此病很难治。我很心疼他,无依无靠的。我家里有很多医书是爷爷被留下来的,有此方,父亲偷着给人用,一般不给。我偷了父亲搞剩下的点送给了他(父亲严加管教我不与他接触怕传染),怪,竟然他的缠腰丹好了。

后来我上了初中。那年夏天我又来到了他这里,一看他病得很厉害,快死了。我很难过。我刚要走,他叫住了我说,他说话有点困难,但我能听懂,他说我把捉鳖方法教给你吧,因为长病的人要用到它。我一听很高兴就答应了。他说,鳖,是好东西不能伤害它。你捉鳖容易护鳖难。我问之,他说每年鳖上岸下蛋孵小鳖,蛋就在麦子地里,这是家猫铁离子黄鼠狼等会来找到吃了。我每年节约下饭钱买些碎肉每晚上撒在这一里多的麦田边上,让这些还东西吃,它们就不去扒这些鳖蛋吃了,当然也不能完全避免但能减少这种损害。他说他捉鳖换的钱全用在这上面了。还说,小鳖出蛋壳后,老鳖领着想河里走,这个时期容易受伤害,我每晚在这里沿河边巡逻,他不是说巡逻是说溜达,一晚沿途走下来要50里路啊。他坚持了15年了。我,我——感动了,他在一个孩子面前高大起来,就像在课文里学到的那些英雄。

他问我能做到就告诉我怎么抓鳖的秘方。我立即答应了。他说违反了伤天理的,鳖会怪则着你你会浑身疼的。我只好答应了为得到那捉鳖秘方。

我得到了。很感兴趣,放了假就天天捉鳖。从此不敢捉鳖了是一次在河里捉鳖突然下起了大雨,回到家晚上肋骨突然疼的打滚。老父带着我去了县医院,拍片看不出什么,说伤着了吃点药就好了。不管用,晚上疼的打滚。老父有和我去了地区医院,和县医院一样,不管用。我知道让别怪责着了。后来父亲找了个因“反革命”打回家的就军医,他说没事,是受湿伤着神经了,果真,吃了几种要好了,我记得有谷维素。

后来我捕捉了,再后来上高中,再再后来我为谋生离开了家乡和家乡的小河。但我时时想起这个捉鳖人。

在城里没别的,混完了八小时就觉无聊烦恼,收入住房户口烦啊,没事就打牌聊天看电视再就是和老婆吵吵架,但看到听到关于鳖的事就特想念小河,鳖,家乡。

一次上网看到一则笑话是这样说的:因发大水把一只鳖冲到了快入海的大河边,这只外来鳖一看这里河床宽,淤泥厚,又灯火辉煌,真是个好地方,于是就想在此落下了脚。一日一群鳖见到外来鳖说,这里是户口制社会,没有户口是不能住下的。落户口有条件,一是学历,二是职称,三是房子,你学历?外来鳖回答:咱不都是水大同学吗?群鳖又问:你职称?,外来鳖说中级,群鳖说,前二个条件都不够,那你只有建房子,否则你就是黑人。群鳖们并切很严肃。外来鳖惊讶地说,我们都是同类,我住这里没什么妨碍吧?群鳖想想也有道理就说,那你要住下就要报户口,报户口就必须建房子,外来鳖说怎么还要建房子,我们住在泥沙里不是很好吗?群鳖说,那不行,这是河规,这里是文明法制社会了,无房不落户口。外来鳖没办法,但还是要建房子。一问建房还要买地皮,又一问地皮太贵,这里地皮怎么比上游贵那么多呀,外来鳖心想。就把自己的马甲卖给了鱼民,买下了一块地皮。房子正建着,又来一群鳖看见了:谁叫你在这建房子的?外来鳖说,不是只有建了房子才能落户口吗,我们都是同类啊。群鳖说:怎么看你不像啊!外来鳖解释说,是这样的,为了买这块地皮,我只好把自己的马甲给卖了,才买下这块地皮。群鳖说,那坏了,报户口要照照片的,你马甲没了就不是鳖了,那你把头伸伸看看,外来鳖伸了伸头,群鳖看后确认是同类,就说,老兄啊看你是同类,就照顾你了,不过告诉你,马甲没了也只能办个暂住证啊,外来鳖盲茫然了。

我像做了个梦,想想自己不也是个外来鳖吗?我和网上那个鳖有什么两样!

我,鳖,捉鳖者。我突然想起了那条小河。我逢假期驱车800里回到了家乡和那条小河边。河,干了,水草没了,那些扔一块石头飞起一片的河蚂蚱没了,鳖更没了!捉鳖者更更没了。听我五叔说,我走后的第二年发大水,百年不遇的,大麻风和他的小屋一夜全没了到东海了!

我说不出一种什么滋味。想起了一首古诗:记不准了大体是:

但愿君王心啊,

化作光明烛。

不照绮罗宴,

只照逃亡屋。

共 227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中的捉鳖人塑造的很丰满,尤其是护鳖的情节,充满了爱和艰辛,那些捉鳖的规矩也耐人寻味,极有道理。作品后半截传奇化了,网上的笑话也显得画蛇添足了,语言也欠精练了。 欣赏佳作。 【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4-05-17 11: 7:55 期盼您的新作!

鹤岗市兴山人民医院
东山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云南治疗癫痫病方法
江西还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曲靖治疗宫颈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