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别对我太好之欧阳锋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19:53:26 编辑:笔名

七月十九   【彭祖百忌】 戊不受田田主不详 辰不哭泣必主重丧  【忌】诸事不宜  星宿之吉凶婚姻此日不宜利,归家定是不相当,开门放水家须破,少女恋花贪外郎。  书九星吉凶死门并相会,老妇哭悲啼,求谋并吉事,尽皆不相宜。  那妇人钗横鬓乱,亵衣斜披,眼如春水,脸泛桃花,娇喘微微,呢语细细,红罗香帐,烛影摇红,旖旎风情,撩人血脉……  白驼山庄的夜,原来也是春情勃发的。  那一年的七月十九,我哥娶回了一个神秘的西域女子,她戴着面具---黄金面具,只露出一双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般的妙目,这个女子,按常理来说,我得称呼她嫂嫂,可是,她从不以真面目示人,所以,连我也不知道她究竟长得什么样子,只从她婀娜的背影看得出应该是个美人吧?  我得承认,这个女人对每一个看见过她的男人都具有无比的诱惑,尤其是我,我哥虽说是现任白驼山庄的主人,可是他从小体弱多病,不像我,自幼无病无灾,再加上天生好武,及至成年,已是昂藏七尺男儿,家传武学的熏陶也令我迅速成为江湖中有数的几个年轻高手之一,本以为爹娘能青眼相加,无奈我哥他是长子啊,于是,爹娘在撒手人寰之际毫不犹豫地将庄主之位传与他,这令我腹诽了好长一段时间,本来就已经愤愤不平了,可是,老天爷偏偏眷顾他,不费吹灰之力抱得美人归,更加的让我怨天尤人!每天看着他二人双宿双飞我就忍不住妒火中烧!  ……  我叫何问雪,是欧阳锋的嫂嫂,为什么我要戴着这一张黄金面具而不以真面目示人是有原因的---我要复仇!是的,复仇!血仇未了,没脸见人!名震西域的白驼山庄前任庄主欧阳烈就是我的仇人!很多年以前,称霸西域武林的不是白驼山庄而是问雪听雨门。门主何别鹤就是我的父亲。而欧阳烈就拜在我父亲的门下,表面上他温良敦厚,对我父亲恭谦有加,不久,即得到了我父亲的信任并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欧阳烈天资聪颖,又肯用功,没几年就成为问雪听雨门下杰出的青年才俊,在西域武林中名声鹊起,而此时欧阳烈隐藏的野心也慢慢显现出来。  我有一个哥哥,叫做何听雨,风流俊俏,倜傥不羁,也是个学武的天才,二十岁出头的他隐隐然极具一代宗师的气势,提起问雪听雨门下的西域双杰(何听雨、欧阳烈)那可真的是威名赫赫,一时无出其右,父亲也是老怀大慰,因为问雪听雨门的发扬光大一直是他毕生追求的理想,想到这一目标即将实现有望,常常会忍不住拈须微笑。  然而一切都在一瞬间发生,快得让人措手不及也让人无法接受,直到如今,那血淋淋的一幕依然是我每夜的梦靥,每每从恐怖血腥的梦境中惊醒,全身都被冷汗浸透,身躯都还在微微颤抖,那惨烈的搏斗场面,不断飞溅的鲜血和着残肢断臂以及一张张扭曲惊怖的脸清晰无比,就像一根根锋利无比的钢针一下一下毫不留情地刺在我的神经和肉体上让我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  不知什么原因,可能是一种感觉吧,总觉得嫂嫂似乎对我非常好,不时嘘寒问暖就连我平素的起居生活她都要事事关怀备至,这令我非常感动,父母死得早,加上从小他们关心我哥比对我要好上百倍,好像我不是他们亲生的一样,突然生活中出现了这样一个温柔体贴的女人,忍不住让我暗生情愫,尽管我知道她是我的嫂嫂,人伦天理不可违背,但是我不得不悲哀地发现,我已经无可救药死心塌地地爱上了自己的嫂嫂!  从此以后,我就将一颗心放在嫂嫂的身上,一看见她我就魂不守舍,时不时地拿眼角的余光热烈地追随她,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那么温柔地牵连着我心底的柔软,常常夜不成寐,辗转反侧,不由自主地会想着她这时候在做什么呢?她知道有一个人在为她牵肠挂肚相思蚀骨吗?实在想得厉害了,我会拿一把匕首用力在自己的大腿上割上一刀,而后静静地看着鲜血慢慢地流淌,一滴一滴地溅在地上,伸手沾上一点放到嘴里味道有点咸咸的,这时我会想:如果她愿意为我流泪,那泪水的味道也应该和我的鲜血是一样的吧?  进入冬月以来,我哥病体加重,咳嗽得更加厉害,嫂嫂夜不成寐,尽心服侍,见她日渐消瘦的身体,我很心疼,每每看见她匆匆忙忙的背影,都有一种想揽她入怀好好怜惜一番的冲动,可我不敢那样做,就只好每天躲在一旁静静地看她忙进忙出,暗暗地替她担心,按说我哥才是我亲的人,可在我的内心深处竟然有一种极其邪恶的念头:若是此时我哥突然撒手西去该有多好,那我和嫂嫂岂不……这念想甫一浮现在脑海中就吓我一跳---我这是怎么了,弑兄那可是人伦惨剧,天理难容啊!  有几次我鼓足勇气想走近嫂嫂身前,可是她竟然连正眼也不瞧我,自顾自地忙碌,我很伤心,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那个温柔为我系上腰带满眼柔情似水的嫂嫂呢?她去了哪里?难道那只不过是我做过的一场春梦而已?可是,我身上这件锦袍又是谁夜夜挑灯一针又一线密密替我亲手缝制?那一双秋水般的眼哦,仿佛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问雪,问雪,多么美丽的名字啊,我喃喃地低声呼唤却不知道自己的眼中早已经溢满了泪水……  每天必练的早课已经落下很长一段时间了,感觉到原来结实的肌肉似也有渐渐松弛的现象,这对一个学武之人来说是一个很不好的苗头,我知道啊,可是对于我来说已无关紧要,甚至我宁肯此时缠绵在病榻上的人不是我哥而是我该有多好!能得嫂嫂悉心照料哪怕几日就即死去也令人幸福和向往!这个小小的愿望难道真的只是一种奢望吗?多日相思的苦苦折磨和煎熬开始在我的心里卷起惊涛骇浪,它让我变得焦躁不安,变得狂暴异常!胸中戾气肆虐激荡,不可抑制,我想我快要发疯了吧?  ……  等我悠悠醒转来时才发现自己身处一间低矮的草房里,床边坐着的是母亲随嫁的贴身侍女问雨,我一头扑在问雨身上大哭起来,直哭得肝肠寸断,一时气闷又晕转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晌午了,问雨强忍悲痛一直焦急地守在我的床前,见我醒来赶紧柔声劝慰,一边抹泪一边轻轻地替我推拿胸口,我坐在床上不言也不动眼神呆滞如同一个活死人,眼中不时闪过那夜人神共愤的一幕又一幕的悲惨画面,浮在眼前的却是欧阳烈那张扭曲得不似人形的脸!我忍不住嘶声喊叫,两手用力捶打床沿--欧阳烈,问雪听雨门待你恩重如山,没想到你居然犯下这种禽兽不如的恶行!老天爷在上,我何问雪立下重誓,不报此仇,天地共厌之!  一转眼十年的时间就这样悄悄地从指间滑过,我也从一个青涩的小女孩蜕变成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子,十年来,支撑我坚强活下去的却是深埋在心底强烈的复仇欲望!没有人知道,仇恨,有时会产生多么巨大的力量!问雨和我主仆二人一介弱质女流,相依为命,颠沛流离,尝尽了人世间的沧桑与无奈,在一些武林正义之士的帮助下,暗地多方探查,终于弄清楚了问雪听雨门灭门的缘故。  原来当初欧阳烈入我问雪听雨门即居心险恶,除了对势力遍及西域,地位如日中天的问雪听雨门垂涎已久,还对本门不世绝学融雪化冰神功志在必得,听说欧阳家有一门武功叫做蛤蟆功,此功练至一定层次,就会欲火焚身,如果强行修炼的话,将会筋脉尽断而死!端的是十分险恶,欧阳烈不知从何处得知如果将蛤蟆功辅以问雪听雨门的融雪化冰神功一起修炼的话,不仅可以消除危险还可以事倍功半,从此登堂入奥,得窥武学至高境界,梦寐以求的武林的称号也将不费吹灰之力,手到擒来!为了实现这一野心,欧阳烈私下勾结黑道巨擎以及一些问雪听雨门的仇家,或威逼,或利诱,利用那次和何听雨共同护镖的时机,痛下杀手,劫走官镖,尽屠何听雨及门下好手,并利用我爹痛失爱子,心神激荡来不及调配内防空虚的机会,纠集高手连夜奔袭问雪听雨门,一夜之间,问雪听雨门灰飞烟灭,成为近年来西域武林的一大悬案!  多亏我爹至交孤梅山庄的孤梅大师好心收留下了我,我才过上了稍许稳定的生活,她的慈悲和善良感动了我,听闻我的遭遇之后,怜惜之余,毅然决定收我为义女,并决定传我绝艺,手刃强仇,可是却被我拒绝了,为什么呢?因为假如问雪听雨门不是独步西域武林的江湖门派,如果我爹不是称霸西域武林的个中翘楚,如果我哥只是一个资质平庸之辈,欧阳烈就不会觊觎我问雪听雨门的江湖地位必欲取而代之,何来灭门惨祸?  可见即使身负绝世武功又有何用?我何家几代苦心孤诣的经营弹指间烟消云散,如今西域武林是白驼山庄的天下,又有谁知道十几年前名震武林的问雪听雨门?但是,血海深仇没日没夜地噬啮着我的灵魂和血肉,让我寝食难安,没齿难忘!欧阳烈,你惨无人道地灭我全家,只要我何问雪但有一口气在,必将百倍偿还---但是,我将会用另一种特别的方式让你欧阳家生不如死,血债血偿!  ……  这一天,练完早课回来,我看见了问荷正端着一个面盆向门外走去,我赶过去一问才知道大哥的病又加重了,咳血不止,大嫂又是一宿未睡,匆匆亲自下厨做的点心大哥又没吃,说至此,问荷眼神闪烁,似有隐情,我急了,就欲追问,谁知问荷一低头就从我身边快速走过,追了几步,我停下来想了想,一跺脚就像大哥房里赶去,刚走至大哥窗下,就听得大嫂呜咽声传来,我悄无声息地掩至近前,侧耳静听,就听得大哥的咳嗽声有一下没一下的,而大嫂似乎是在拼命压低哭泣声,忽听得大哥一边咳嗽,一边恨声道:“何问雪,你少在这里假惺惺地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吗?你可是巴不得我早死,好去和老二双宿双飞!平时在人前你装得一副我见犹怜贤良淑惠的模样,背地里你却和老二瓜田李下眉来眼去的,我还没死呢!”闻听此言,我大惊失色,大哥平时深居简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不成想也是个厉害角色,居然看出我对大嫂有染指之心!  就听得大嫂哽咽着说:“你又从哪里听得来一些没根没据的胡言乱语了?下人乱嚼舌根的闲话儿却被你此时拿来羞辱我,想我何问雪也是从有头有脸的好人家被你们欧阳家明媒正娶过门儿的,一打进你们欧阳家一直谨言慎行恪守妇道,便是即使知道你不能……”刚说至此,就听大哥尖声大叫:“我不能怎样了?我不能怎样了?你说,你说啊!我就知道你何问雪,你早就在嫌弃我了,瞧不起我了!是啊,我是不如老二,他英武豪迈,器宇不凡!你和他才是璧人一对,只可惜啊,你何问雪嫁错人了,老天爷虽在惩罚我,却也没有放过你!想要和老二成其好事,行啊,不怕人前人后戳脊梁骨你就去找老二吧,去呀,你个小娼妇!”闻听大哥此言,恰如五雷轰顶,难道大哥,大哥竟是不能人道?大嫂应是气极,只是低声哀哀哭泣。  我躲在窗下,大气也不敢出,耳中听闻大嫂呜咽声心下忍不住悲伤,对大哥的怨怼之意油然而生,正在暗暗思量之际,又听得大嫂幽幽地道:“好了,我知道好端端的一个人尚有不如意之时,你莫要再动怒,是问雪的不是,惹得夫君生气,你歇息一下,我去厨房看看就来!”见大嫂将要出来,我赶紧闪在一旁,等大嫂掀起门帘走出后,这才蹑手蹑脚地远远辍在大嫂身后,刚刚转过院墙,冷不防就见大嫂正站在当地,我怔在那里,呆呆地看着她,大嫂长长地叹了口气:“你都听见了?”我垂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回答大嫂,大嫂低声道:“叔叔别往心里去,他是个病人,也是你大哥!”说着,稍稍停顿了一下,“ 这是我的命!”说完,细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终至杳不可闻。一阵风吹过,带来一股钻心的寒意,我不由得紧了紧衣服,这才发现,这大半月来我始终都穿着大嫂给我细心缝制的冬衣……  ……  那一年,我已年满十六岁,出落得楚楚动人,求亲的人几乎要将孤梅山庄的门槛踏破,可是我毫不动心,因为我得等,等我的仇人上门提亲,所有前来提亲的人满怀希望而来,又满心失望而去,那些俊俏飞扬倜傥潇洒的年少才俊犹如狂蜂浪蝶般蜂拥而至,可我却丝毫不为所动,渐渐地我的声名远播,就连名震天下的白驼山庄庄主欧阳烈也慕名而来,为他的大公子亲自登门求亲,就这样,我顺利嫁到了我的仇人欧阳烈的家里,在兴奋与惊惧交错中,想到自己清白而又圣洁的娇躯即将要被魔鬼玷污之时,我的心就像被一双看不见的魔手肆意撕扯,痛得喘不过起来,可是一想起那一幕幕仿佛活生生的屠杀画面,我就拼命忍住那一阵一阵汹涌而至的痛苦和厌恶,强颜欢笑地去独自承受着不可逆转的命运之轮的残酷倾轧---何问雪,从此你将成为复仇的囚徒命运的奴仆!这世上从此再也没有何问雪这个人了!  造化弄人诚不我欺!新婚之夜我才知道,原来威名赫赫的欧阳烈的大公子居然不能人道!看着欧阳大公子那羞愧无已的丑陋面孔。我没来由地开心和快乐!暗地里想:欧阳烈啊欧阳烈,想是你作奸犯科,罪大恶极,天理循环,报应不爽!老天爷开眼啊!这一惊人的发现我一直将它埋在心里,表面上更加对大公子关爱有加,大公子心下对我歉疚,也是曲意逢迎,外人眼里,我二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乐得欧阳烈夫妇成天眉花眼笑的,一家人其乐融融,就这样过了好几年,欧阳烈夫妇就觉得不对了,怎么成亲好几年了,依然未见可以抱孙子的迹象,于是暗中探查,旁敲侧击,弄清楚情况之后,欧阳烈夫妇遍访名医,苦寻良药,折腾了好一番,大失所望,也就不再抱任何希望,又过了两三年,夫妻二人不知什么原因,不到一年时间竟先后殒命!狂喜之余,我不由得概叹:难道真的是父母在天有灵,不忍看见自己的女儿再受屈辱?爹!娘!等仇人一家全部授首之时,即是问雪和你们再次相见之日,等着我吧! 共 1070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精索静脉曲张
哈尔滨的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研究院治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