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江南玉簪笄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56:08 编辑:笔名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唐代诗人杜甫——《春望》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  富商杨轩托人安排小女杨秀娥到曲阿,一并将藏宝的地图交给小女。  杨秀娥生得如花似玉,又善昆曲。落难曲阿在天香阁卖艺为生。老鸨觉得找了棵摇钱树,甚是喜欢,倍加关爱。  你看她只有十六岁可是在南京识人无数,对于客人的心理把握的很是火候,善察言观色,口齿伶俐,脑子很清楚。  但是,人在异乡,总是没有依傍,甚是孤苦伶仃。  一日,一个身着奇装异服,腰间莂着一把佩剑,举止优雅风流的客人来了。  此人名叫宋志诚,天性浪荡,居无定所,可是谈话间可以知道此人是见过世面,而且生性豪气正义。  “姑娘呢总比家中的娇妻好,可是酒呢总是阁中的香,拿酒坛来,喝着痛快!”宋志诚举着酒坛一手拿着大碗,喝得那叫一个痛快。  “好酒量,”杨秀娥说道,“光喝酒没有曲助兴实在大煞风景!”  一曲游园惊梦让这个浪子傻了眼。  “词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好曲。”此时的宋志诚有点醉意。“拿纸和笔来!”  难得才子佳人,这笔墨大有张旭的风格。  “送给你,”宋志诚豪气的说道,“下回还来听曲,”放下银两,跌跌撞撞的走了。  “姑娘,是不是遇到知心人了!”老鸨的眼睛真毒,看着她望着半开的窗外景一时忘了神,连手绢掉在地上都没发觉。“不是我多嘴,我们这行留人不留情,不要作践了自己,男人是靠不住的!”  “妈妈多心了,女儿怎不知这道理。”杨秀娥为了打消老鸨的顾虑所以才这么说的。捡起手帕,自行吃茶去了。  革命军在前线打了胜仗,捷报频频。  一日一个叫刁启发的号称革命军的精英,此人熊背虎腰,腰里莂着一把手枪,军服笔挺,可是长相嘛差强人意。可是见此人就知道不是什么大气凛然浩然正气,言语间他的猥琐就让人不屑。  “你们青楼女子是上不了舞台的,就一点,你们是做不到良家妇女守节,从一而终,至死不渝。”  “大官人,我们是做买卖的,个个从一而终我们喝西北风啊!”  “势力,不就是钱吗,老子拔根汗毛比你的腰都粗!”说着掏出几块大洋,可以听到寒酸的丁当响。  “这钱也成啊,我们也不是三流的妓院,打发叫花子啊!”老鸨不乐意了。  “你以为我们打仗的容易啊,没有我们你们早晚吃小日本的枪子。到时候不要说钱了就是保命也成问题!”  “那是那是!”老鸨难堪的笑笑。  “哟是大救星来啦!敢情好,我们解放了,怎么自家的地方还不是让倭寇横行霸道,你们好像也没出什么大气,只不过胜了几场杖,狗日的不是依然嚣张!”苏灿,天香阁的头牌,她倒是不买刁启发的帐,言语里带着刺,着实不招人待见。  “姑娘啊,你行行好,让我们有口饭吃吧,不然就要换天了!”其实,老鸨还是畏惧日本鬼子的,“这天还是要革命军撑着的。”  “苏妹妹,你倒是说风凉话,这杖一天不结束就不知道是谁的天下,你倒是想做亡国奴啊!”杨秀娥不好气的说道。  “亡不亡国我是不知道,只是让狗日的占先机倒是让我不痛快,窝里斗也就罢了!好歹是自家人!”苏灿说道。“行了,革命军辛苦了我来斟酒!”  “姑娘识大体敢情好!”说着,苏灿给刁启发斟满酒,“我是个没修养的人,不要和我一般见识。”苏灿笑对刁启发。  1942年皖南事变,国民党退出抗日统一战线消极抗日积极反共。  此地还是此地此人还是此人。  只是时事格局已变,看来这天香阁的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  酒过三巡,这宋志诚已经醉熏熏的。  但是,这酒虽过了可是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来到杨秀娥的房内。  “这曲是越听越听有味道了,敢情是这天太好了,明天有日头吗?”宋志诚问道。  此时,杨秀娥打开窗户看了看天色,繁星皓月。  “明天好天气,可是你还来吗?”杨秀娥无奈的问道。  “来,好天气,心情更好!”  放下银两,径直离去。  前脚跟走后脚跟来人了。  说是抓共产党。  “哪来的共产党!”苏灿看着几个特务模样的,里面就有刁启发是个领头。“有也走了!”  “可不要什么客都接,牵连上共产党你们有好日子过,哼,走!”这班人是来势汹汹,一时紧张的气氛笼罩天香阁。  “放他娘的屁,老娘爱接谁接谁!”苏灿不好气的骂道。  “我的姑奶奶,小声点,他们可有枪!”老鸨急得要死。  “你一不听曲二不沾腥,是何道理?”苏灿问宋志成道。  “我是共产党!”  “我还共产党呢!这地盘上都是国民党,你们有地方安身吗!”  “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  “不管你是谁,来了就是客,我们全包了!”  “姑娘,这杨秀娥不是善类,她只会明哲保身,不像姑娘你,侠肝义胆!”  “她么除了会唱曲也就是个墙头草!”  天明之后,宋志诚留下一封信就走了。  嚣张跋扈的日本鬼子被赶走了,现在如狼似虎来得正是国民党。那些爪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是天香阁的生意照样做,然而,杨秀娥倒是傍上了刁启发。  “美人,这支玉簪你留着,表表我的心意,来我给你戴上!”真是支好簪。刁启发给杨秀娥戴上。  “美吗?”  “好马配好鞍,值了!”  说着,两个人入了巷。此年杨秀娥二十六岁。  之后,贪婪的刁启发一心想往上爬,花尽杨秀娥的积蓄。杨秀娥忍了,这也就罢了,为了巴结上司,就让杨秀娥用肉体取悦与他。此时,几经思考,自己的身世亦如杜十娘和李甲,可是她不愿死,因为她知道时代已经不同,可以反抗便不可以如此廉价的轻生,这不便宜了负心人。  于是拿出藏宝图献给了宋志诚。  因此,苏灿和杨秀娥重归于好。  1949年,国民党如秋后的蚂蚱时日不多。解放就在眼前。  天香阁的姐妹恢复自由身各奔前程。  大上海解放之后,杨秀娥来到了上海。凭着一副好嗓子在上海滩拔得头彩,一时万人空巷,成了有名的角。  沈中弘是上海的富商,其实就是一个后起的大地主。杨秀娥觉得自己前半生为钱后半生应该无后顾之忧了。没想到文革爆发了。  文革里的人都疯狂了。这袭浪潮来了,杨秀娥也没幸免。  而此时的苏灿已经是上海地方组织的红卫兵。  也许,鹤立鸡群来形容杨秀娥和苏灿的地位应该很恰当。  可是,谁又会因为这场革命让彼此反目为仇呢!  就因为一支玉簪,牵连出旧事,因为这支簪是国名党特务刁启发所赠,一个反革命的帽子扣在了杨秀娥的头上。  “姐姐,当初你为什么要把玉簪的事讲于我听?”苏灿一脸无奈,“你好自为之吧!”  梅花三弄风波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16.12.17晴于寒舍 共 247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为什么性兴奋会呈现睾丸胀痛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上一篇:问菩提

下一篇:酒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