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海蓝小说失手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50:29 编辑:笔名

夏末秋初的一个午后,在偏僻、闭塞的山旮旯屯发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嘀嘀……”,几声汽笛响过,一辆散发着浓重猪粪骚臭味的大汽车在屯东头张玉山家门前停了下来。  “张玉山和老伴还得干仗!咱们快去看热闹!……”,人们照例奔走相告,很快聚集过来,张玉山的院门顿时被围得风雨不透、水泄不通。  在偌大的多山乡,年逾五旬的农民张玉山和老伴赵巧云可谓远近闻名的“养猪能手”。十年间,夫妻俩依靠养猪脱贫致富,不仅偿还了乡信用社积压多年的大额贷款,还相继为两个双胞胎儿子结了婚,盖起了楼房,事毕,张玉山手中还有现金三十多万元,但他的目标是百万元、千万元,甚至是上亿元,因此夫妻俩依旧夜以继日地干呀,干……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每次猪羔出栏后,面对登上门的买主,张玉山和赵巧云总是做游戏似的,一个是“卖”,一个是“不卖”,闹得不可开交。,总是以张玉山的胜利而告终。  初的情形是这样的。  盛夏的一天下午,按照约定,猪贩子邹常清准时开车来拉猪羔。可就在邹常清准备进圈抓猪羔之际,意外发生了。只见赵巧云满脸怒气地坐在炕中央,面对窗外的张玉山破口大骂起来:“你这老不死的,纯粹是天底下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头号大傻瓜!我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地喂养大的猪羔,本以为……可你现在卖的是啥价钱?这不是……我看你干脆白白地送给人家得了!”说到这儿,她扬起脖子高声喊道;“不卖!不卖!”  “卖!卖!”张玉山听到这儿,生气地回敬道:“我是一家之主,你是‘铁路警察管不着这一段’,‘四个盘子上泥鳅,多鱼{余}呀!”说到这儿,他停了一下,语重心长地道:“咱们做买卖得讲究诚信,‘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能出尔反尔,到头来……”   “不卖!”赵巧云听到这儿,勿容置疑地大声表明态度。   “卖!”张玉山毫不示弱,摆出了十个老牛拉不动的架势,果断地道。   “不卖!”   “卖”   “不卖!”   “卖!”  …………  这时,邹常清眼看一桩好生意就要泡汤了,不禁心急如焚。于是,他赶紧陪着笑脸,屋里屋外跑个不停,竭力斡旋,讲得口干舌燥,仍无济于事。张玉山和赵巧云简直就是“铜锅遇见了铁刷子”,针尖对麦芒,彼此互不相让不说,反倒变本加厉,愈闹愈凶,竟然招引不少邻居前来观看。  此刻,气愤已极的张玉山弯腰拾起地上的大秤砣奋力掷向窗内,谁知还未等他开口,秤砣就被抛了出来,赵巧云随即恶狠狠地威胁道:“告诉你,今儿个你要是卖猪羔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今儿个你就是死了,这猪羔我也是照卖不误。”张玉山听罢,根本不理她的茬,高声唤邹常清道:“大侄子,赶紧动手抓猪羔,过秤!”   “你这是在逼我呀,我……”赵巧云无可奈何,内心绝望地捶胸顿足、号啕大哭起来……  光阴似箭,时间一晃九年过去了。这期间,张玉山和赵巧云演的无数次“双簧”,都是天衣无缝,精彩绝伦,内心充满了成功的喜悦……  谁知,这次张玉山和赵巧云的游戏却演“砸”了……由于张玉山掷秤砣用力过猛,赵巧云躲闪不及,结果脑袋被击中,顿时颅骨破裂,鲜血如注,脑浆溢出……  张玉山见状,不由地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及至大儿子张大国闻讯赶来时,张玉山已经被人们抢救过来了。看到母亲惨死的情形,张大国不禁悲从中来,放声大哭,末了,他使劲擦了把眼泪,怒目而视着张玉山道::“都怪你,一卖猪羔就吵闹。这回好了,出人命了,你该消停了吧?   “你知道什么呀?”张玉山听了,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我只有把真秤砣扔进屋去,你妈才能‘调包’呀,谁料到这次我会失手呢?”          共 144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是致命性病症吗
黑龙江的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