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江南迷局夜话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01:57 编辑:笔名

【楔子】  清晨时分,起了雾。乳白色的雾气迷迷蒙蒙,东都仿佛置身在一场迷幻的梦境里。  两匹黑色的骏马一前一后,踏着厚厚的积雪,在宽阔的街道上疾奔。眼前的雪花混成一团,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却依旧看得见街道两旁渐渐搭起的茶摊棚子,关闭了一夜的酒楼茶馆渐渐热闹起来。  跑的快得那匹马上之人有一张稚气未脱却颇为秀气的脸,此时十分不雅地呸了一声,“这东都果然比北离繁华很多!”  “‘盛世之城,风流东都’自然不是浪得虚名,东陌向来注重文武并治,东都的繁华也是情理之中。”后来之人有一副轻软的嗓音,清越淡雅,十分悦耳。  他慢慢与之前说话的人并列而行,“北离若是不弃武从文,或许经过这几年的休养生息,也不会像如今那样吧。”  “和苏,你就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那跳脱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一扬马鞭,便想将和苏甩开。  和苏微微一笑,悠然说道,“小宁儿,自己明明都清楚,北离皇室虽然是赵家的,也不全然是赵家的,至少不是你北苍赵家的,所以我说他们,和你有什么关系?”  “那也是赵家的!”赵宁瞪着他,“你难道不是爹的儿子?虽然是义子,也是赵家的!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小宁儿,女里女气的,真是难听。”  和苏还是微微笑,不置可否,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架势。赵宁心头升起无名火,马儿嘶鸣一声,倏忽间再次超过了和苏。  和苏无奈的摇摇头,翻身下马,去街对面的包子铺买包子去了。  赵宁纵马跑了一圈儿,依旧没看见和苏跟上来,他满眼都是白茫茫的雾气,哪里看得见来路上和苏的身影?  【之一】  和苏准备上马的时候,就听见熟悉的马嘶。  凭他的眼力,可以清楚的看见浓雾中冲出的赵宁。他刚要笑,却蓦然皱紧了眉,那从临街突然奔到街心的少女,丝毫没有注意到侧面飞奔而来的骏马,眼看就要被撞上,他轻提一口气,灵动如鬼魅的身影几乎是瞬间便出现在那女子面前,将她拦腰抱起飞向了一边!  那黑色骏马受惊一般,猛然抬起前蹄,赵宁半死不活的摔下来,捂着腰扯着嗓子便骂,“那个不长眼的,大爷骑个马还要受这份罪……”  “是你自己骑术不精还险些误撞路人,这么大的雾你就不能注意点吗!”和苏的声音淡淡的,似乎是有些生气。赵宁怒道,“我这还不是因为急着找你……”  和苏不理他,径直放下了那个女子,只听见那女孩喃喃说道,“啊,啊,要死了要死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在家被爹追杀在外还差点被陌生人踩死,好倒霉好倒霉,难道这就是我悲惨的宿命……不不,我还没吃够美食没看够美人没逗弄死隔壁阿兰家那条讨厌的臭狗,我怎么能这么挂了?”  和苏只觉得听一句心就抽一下,听到一句他终于忍不住扳过那女孩的肩膀让她一直低垂的头面对自己准备教训一番,却突然被自己看到的面容惊呆了。  那女孩似乎只有十五六岁,身影娉娉婷婷,青裙白襦,腰间坠如意丝绦,打成一个简单的结,穿着普通的像是一个婢女,可是她有一张剔透如水晶般的面容,那双眼睛似乎盛着潋滟的波光,灵动秀美的不可思议,让阅人无数的和苏公子都为之屏息。  赵宁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和苏,你是不是想要辣手摧花?我支持你。”  和苏拧眉,“我是那样的人么……”  女子显然在和苏抓住她肩膀的时候从自我反省的世界里醒了过来,歪着头似乎回想了一下刚才的事情,突然眉开眼笑,“这位公子,我刚才发现你武功好厉害,在下……哦不,我好崇拜你,我近惹了不该惹的人,他们正在追杀我,不如……不如我就跟着公子一段时间,这样公子既可以做成一桩美事,我也好更近的观赏公子的英姿,好不好?”  赵宁嘴角微抽,这么明显的谎言和这么低劣的赞美奉承之词,和苏这样的人精怎么会信?  那女子对着和苏眨眨眼,和苏笑眯眯地一把拉起女子的手,那女子浑身一抖,扭曲着表情刚要脱口而出骂人的话,就听见和苏那带着淡淡笑意的声音说道,“好。”  赵宁的脸顿时涨成猪肝色。他怎么会觉得和苏是个人精,明明是头猪精!还是一头好色成性披着温雅外表的猪精!    【之二】  严冬,东都,镇国公府。  一只青釉双鱼笔洗被沈丘平一挥手之间扫落,砰的碎裂成几半。他的声音带上点劳累的疲倦,却依然掩不住气愤,“给我再找,不把那个逆子找来打断他的腿,你们也不用回来了!”  沈瑜好笑地看着自己的爹对着一群属下吹胡子瞪眼,“如果他不想回来,爹你逼他也没有用。你知道他欢脱的性子,若是想要躲着谁,凭你上天入地,定是也抓不着他。”  “你这是夸他有本事?”沈丘平看着儿子唇边的笑,更加生气,“一个一个都不是省心的东西!他能偷了陛下赐的环珠配去换钱和那群狐朋狗友买酒喝,谁知道在外面还能干出什么事情来?谁知道短短的一年他能学的这么坏?我只是让他禁足反思,他竟然打晕了丫鬟,还扒……取了人家衣服……这事情传出去,我这张老脸要往哪搁?”  沈瑜在老爹几欲喷火的目光里收了笑,看起来严肃无比,“爹,不管怎么说,这事儿已经发生了,离儿只是胡闹,倒不会惹出什么大事。倒是北离那边的事……您和陛下商量地怎么样了?”  离国原是北方雄踞一方的大国,背靠重峦,民风淳朴。却在二十多年前发生内战,离国一分为二,端瑞亲王率军南下,以洛河为界划分国界。商洛三年宫殿落成,端瑞王爷在商洛称帝,改国号为卫。那时离国皇帝昏庸无度,离宫歌舞升平,离帝醉生梦死,朝堂上下如一片迷雾。而二十多年后,随着卫国的不断壮大,兵马富足,显然已经成为北离的隐患。卫国想要伐离,北离要借兵,可以选择西边的庆国和东陌,但是庆离关系向来交恶,东陌无疑是的选择。  沈丘平那张即使已经看出岁月痕迹但依旧清隽的面容泛起莫名的笑意,“瑜儿以为如何?”  “能兵不刃血自然是的。”  “兵不刃血是不可能的。就凭陛下那即使机智却好面子的性格,这兵也是必借不可的。”  “若是……根本就没有来东都的使者呢?”  【之二】  是夜,下起了雨。  雨丝忽疏忽密,夹着风卷进细细的珠帘之内。  青裙白襦的女子大马金刀地坐在铺着柔软狐裘的贵妃椅上,一手拿着桌子上精致的绿茶点心,一手举着碧玉小酒杯,那酒杯的盈绿和手指的白皙相互照映,十分好看。只是她边吃边喝的姿态实在不怎么雅观。  绿茶点心吃到第三块,甜的有些发腻,她再次到了一杯酒,还未放到嘴边,一张放大的脸蓦然出现,诡异地叼住了酒杯,透明的酒液滑过淡色的薄唇,莫名其妙地……进入了和苏的嘴里。  “啊……”她霍然站起来,咬起了舌头,“你你你……”  和苏意犹未尽地一笑,“梨花姑娘好雅兴,深夜独自饮酒赏雨么?”  被称作梨花的女子正是白天被和苏带来的女子。此时她的眉头不易察觉的抽了抽,露出一脸无奈又嫌弃的表情,“我在看月亮。”  “哦?”和苏笑的更欢畅,“今夜无星无月,哪里来的月亮?”  “你……你一定要寻根究底吗?我是佩服你武功卓绝不代表喜欢你的这张脸啊,你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突然出现,很吓人的好不好?”  “是梨花姑娘当时说要更近地观赏我的英姿,你不记得了么?”他收了玩世不恭的神情,露出一副十分无辜的表情。  “我是喜欢美人,但是喜欢的是软软的大美人,大美女……不是男人好不好?”  梨花如同白天的赵宁一样气急败坏,凑近了去摸他的脸,“这皮肤有女人那么滑么……好吧好像有……可是你有喉结啊,而且长得那么高,多不方便观赏啊,虽然看起来挺瘦,可是明明是个很有力的男人啊……”梨花捏捏和苏的手臂肩膀,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瞬间石化的脸色,这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啊……对男人没兴趣?喜欢女人?  他为什么会想着调戏这样的女子?  梨花欣赏够了和苏的身材,撇了撇嘴宣布,“我要去洗澡了,你乖乖的在这站着,不许走听到没?”  如愿以偿地看到和苏僵硬着脸色点头,她笑眯眯地扭头就走。  赵宁的脑袋从珠帘另一端露出来,憋笑憋到内伤,“和苏大爷,恭喜您伟大的辣手摧花大业终于迎来次失败!”  和苏露出疑惑地表情,“小宁儿,你就没觉得奇怪么?我们头一天来东都,就遇见了这么个诡异的女子,而且古怪的是……早我们先到东都的来使却一直没有消息……”他看着赵宁慢慢严肃起来的表情,继续说道,“所以我这不是辣手摧花,你就没有发现我是在探她的口风?这位……梨花姑娘,我们问她名字的时候吞吞吐吐,而这名字也是在……俗气了一点,但是这么貌美的女子,如果是被人特意安排与我们碰面的呢?”  “你是说她另有目的?”赵宁不算发达的脑子终于转了个弯,“我去把她抓过来,严刑拷打……”  “等等……”和苏的眉头纠结起来。“你怎么不能用脑子想想,如果她嘴硬呢,这么小的女孩子,哭起来怎么办?”  “那你是什么意思?”赵宁比他还要纠结,他怕女人哭了。  和苏沉默不语。半响之后笑起来,“她说她要去洗澡。”  “啊?”赵宁没反应过来,“关我们什么事?”  “你就不会动动脑子吗?北苍侯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傻儿子!”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凭什么骂我!小时候你犯了什么错还不是我帮你顶着!就仗着比我聪明点,你……”  “好了好了,”和苏听多了这家伙的数落和哀怨的童年史,“我是说,趁她洗澡的时候进去……”  “你要偷看人家姑娘洗澡?”赵宁蓦然睁大了眼睛,“虽然你喜欢四处招惹女人调戏过人家美貌少妇偷偷摸过我姐姐的小手但是我都忍了因为你没做出什么太出格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这次不行!人家才几岁?你怎么能老牛吃嫩草!”  “我说你能等我说完么?”和苏用修长的手指扶住额头,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说完他笨他转瞬就变得这么敏感,“我是说我们去把她衣服偷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  赵宁着张嘴巴说不出话,偷衣服这件事他还是可以做的,可是万一看见不该看的怎么办?他甩甩头想要甩开脑子中旖旎的想法,就看见和苏笑眯眯地盯着他,“为了不让我再祸害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小宁儿是不是要代劳呢?”  赵宁盯着他的眼睛,“可以商量下吗?”  “不可以。”  “为什么你突然不花心了?”  “我本来就是君子。”  他没有说不想再让梨花打击了。  赵宁狠狠地鄙视他,刚要开口说话,就听见嘭的一声,似乎是什么瞬间跌倒的声音,继而就是梨花扯着拔高的嗓音在叫,“啊,杀人了,杀人了!”  赵宁只觉得眼前一花,已经失去了和苏的身影。  【之三】  和苏一脚踢开了反锁的房门,就见窗户大开,外面的冷雨不住扫近温暖的房间里,翻窗而进的黑衣人胸口剧烈起伏,虽是极力掩饰,还是忍不住呛咳起来。  那人蒙着面,看不见面容,可是地面上的血迹却触目惊心。梨花披着白色的中衣跑过来,受惊的像只兔子。  可是和苏就看了她一眼,瞬间就僵硬在那里,指着那半裸的,白皙的,平坦至极的胸膛,开始结巴,“你你……你是……男的!”  他像是用了莫大的力气说完这句话,被叫做梨花的少年还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面容因为洗浴带着微红,闻言眨眨眼,看起来比他还要无辜,“我没说过自己是女的啊……”  和苏觉得自己向来清晰好用的大脑瞬间变成了一团浆糊,慢慢充斥着不明所以的茫然。  那蒙面的黑衣人却瞬间站了起来,在和苏晃神的那一刻出手如电,就要扣住了少年的脖子。  “你是谁?”和苏的茫然只是刹那,在他眼前动他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他反手抓住那只伸到少年面前的手,手腕一翻一带,黑衣人立即踉跄了好几步,蒙面的黑布已经被和苏扯了下来。  一张苍白如雪的女子的脸,有着十分清淡秀逸的眉,形状姣好的唇,此刻却带着落寞寂寥的表情,即使说话的声音也是轻颤的,“他是镇国公沈丘平的小儿子,前来东都的北离使者全都在途中遇难,动手的人手法利落果断,是沈丘平的禁卫军无疑!难道大人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就来了东都?现在拿下沈离,可以让沈丘平给北离一个交代!”  和苏轻轻皱眉,目光在女子的脸上逡巡,就在女子看见他展眉以为他会做出同意决定的时候,他悠然开口问道,“你究竟是谁?”  女子似乎有瞬间的怔忪,目光痴痴地停留在和苏脸上,仿佛瞬间明亮又瞬间熄灭。她忍不住又咳了几声,声音带上点嘶哑,听起来却是清晰,“重婳,北离密探,这是令牌。”  她将一块乌黑的金属令牌递给和苏,一个大大的金色篆体“离”字赫然出现在令牌正面。  “我按北苍侯命令去和使团汇合,卷入那场厮杀。使团伪装成世子和和苏大人的使官均已被杀,重涟掩护我逃出来,给你们报信……”  重涟是北离密探首领,和苏和赵宁都是知道的。  一双白皙优美却难掩稚嫩的手一把抢过令牌,沈离欢脱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这个金字是金子的么?这块牌子是什么材质的?卖出去价钱会不会很高?”  重婳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她的身体却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她拼命捂住口却止不住那一声声呛咳,只能慢慢弯下腰去,却不能阻止从指缝里流出的鲜红的血。沈离神色慌张的丢了令牌,手忙脚乱的扶住她,“大美人我不是故意抢你东西只是我近闯了祸囊中羞涩得紧,我不怪你要掐我抓我杀我,你这次也这么算了好不好?” 共 16914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包茎手术后的护理重视事项有那些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抽搐晕厥没吐白沫是癫痫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