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佛门小和尚 第六十四章 击退

发布时间:2020-01-17 03:03:44 编辑:笔名

佛门小和尚 第六十四章 击退

“你刚才说,你是谁的爷爷啊?”唐元的声音在刀疤男子的耳边响起。

“老子是你的爷爷!”刀疤男子看见唐元只是一个青年和尚,顿时大怒道。

“敢惹我们天刀门,今天就砍死你这个小秃驴!”其余的跨刀大汉纷纷拔出大刀,向唐元狰狞道。

“误会误会啊!”净土寺的那些和尚看见跨刀大汉们真的暴怒了,吓的连忙跑到唐元和大汉们的中间,双手不停的摇摆着对着一脸凶气的大汉们道,“饭食我们不要了都是你们的,求你们别杀生啊。佛祖说”

“滚!”刀疤男子一脚踹在说话和尚的肚子上,把他踹的老远,“老子们今天就开杀戒了!”

唐元摇摇头,这群净土寺的和尚在暴怒的大汉们面前说什么佛祖,那不是找打吗?不过唐元对净土寺的感觉却是好了一些,就凭刚才他们看到唐元也是和尚就来维护的份上。

“小秃驴,老子也不杀你,”刀疤男子手执长刀向唐元挥来,“就废了你一只胳膊,让你知道在武林中当出头鸟的代价!”

唐元面部表情,看着迎面挥来的长刀不退反进,胳膊伸出右手主动迎了上去。

“啊、”净土寺的和尚们看到带着嘶嘶内劲的长刀触碰到了唐元的右手,都纷纷把头转过去,不想看到下一刻唐元被砍的血肉纷飞的场景。

“还敢主动迎上来,”刀疤男子没有想到唐元竟然会主动伸手迎着长刀,顿时脸上厉色一显长刀上灌注的内劲更加雄厚了。

‘铛’!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唐元的右手并没有被长刀砍下,反而紧紧抓住了长刀。抓住的那一刻竟然响起了一阵金石相击的声音。

“这,这不可能!”刀疤男子瞠目结舌,他可是内劲十层的武者啊!刚才的那一刀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也用了七八分,可是竟然被人轻轻松松的给抓住了,而且看那青年和尚淡然的模样,人家肯定也留有余力啊!

其余跨刀大汉在刀疤男子挥刀的那一刻,就没有关注唐元的情况。在他们看来他们老大是内劲十层的武者,一刀挥出还不把那个青年和尚砍的稀巴烂?大汉们说说笑笑,对已经是定局的局面完全没了兴趣。

直到那声犹如金石相击的声音传来,大汉们才惊觉的发现,他们老大的长刀竟然被那个青年和尚抓在了手里!看着长刀刀身上游走不定的灰色内劲,大汉们就知道刀疤男子并没有大意,也没有留手。

可是就这样被人家轻松的抓住了?大汉们看着他们老大想把长刀从唐元手里抽出来,但是那把刀却纹丝不动仿佛被定固在那里一般。大汉们停止了说笑,呆呆的看着满头大汗的刀疤男子,再看看一脸淡然的唐元竟一时忘记了上前帮忙。

时间仿佛静止了,没人再说话整个场地寂静的可怕,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唐元抓着刀刃的右手。

背过脸不敢看惨象的净土寺的和尚们,没有听到唐元被砍掉胳膊而发出的惨叫声,也没有听到刀疤男子的得意声。当下慢慢转过头来就看到瞠目结舌的大汉们,净土寺的和尚们疑惑不已,发生什么事了能让这群暴虐的大汉都这么震惊。

把头一转,和尚们就看到了唐元徒手抓刀刃的场景。看着因为尴尬而脸红的刀疤男子和一身白色佛衣有些圣洁的唐元,净土寺的和尚们同样被震惊了。

“哼。”唐元一声冷哼,打破沉默。

手里的金色真气向长刀的刀身上灌注而去,刀疤男子的长刀虽然是由精钢铸成,但是仍然经不住先天真气的灌注。当真气到达一定的程度之后,刀身再也维持不住,‘咔擦’一声爆裂开来,化为一块块菱形刀片向四周暴射而去。

在唐元真气的控制下,那些刀片全部飞向跨刀大汉们,大汉们躲闪不及纷纷中招,被激射而去的刀片扎的血流如注。

唐元缓缓收回泛着金色真气的右手,这些刀片不会伤人性命,就算是给这么什么天刀门一点教训。

“先天,先天佛修!”刀疤男子惊惧的看着唐元,刚才唐元的金色真气被他看见了,刀疤男子顿时惊恐不已。

他惊恐的不是唐元是先天佛修这件事,而是唐元这么年轻就已经修到先天境界,那么等唐元成长起来该有多恐怖?

更重要的是,西北地区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先天佛修?而且竟然还这么年轻!该不会是惹到什么佛门大宗了吧,刀疤男子惊的心脏砰砰跳。

“出家人慈悲为怀,你们还不快走!”唐元的声音在真气的加持下,在这一片空地上滚滚回响。

“是是!”刀疤男子反应过来,这是人家不想把事情闹大放他们走了。当即刀疤男子对着唐元躬身道,

“佛爷,我们走马上走!多谢佛爷的慈悲之心!”

看着刀疤男子带着他的人马灰溜溜的离开,净土寺的僧人们都笑了起来。想想这群人刚开始的嚣张跋扈,再看看他们现在夹着尾巴溜走的样子。

真解恨啊!

离去的刀疤男子听到净土寺僧人们的笑声,背影忽然一顿很显然他听到了笑声,但是那又怎么样,人家有先天佛修坐镇,就算嘲笑你你也得听着。下一刻刀疤男子跟没事人一样,只是离开的脚步迈的更快了。

“这位小、大师,不知来自何处,法号何名啊?”净土寺的带头僧人双手合十对唐元问道。他本来想说‘小师傅’的,但是人家已经是先天佛修了,怎么可能还称呼人家‘小师傅’。

但是称呼唐元为大师,净土寺的僧人们又感觉太别扭。原因很简单唐元太年轻了,年轻的不像话年轻的过分。净土寺的僧人们对唐元喊一声大师,就好像普通人对同辈人喊一声爷爷一样。

“贫僧法号三藏,来自苍梧郡的雷音寺,是雷音寺的住…”

“是雷音寺的寺主!”唐元口里的‘住持’还没说出来,就被悟真打断。

“寺主?”净土寺的僧人们瞪大了眼睛,他们才终于发现唐元穿的是一身月白色的僧袍。白色的佛衣…确实只有寺主才能穿。

“原来您还是雷音寺的寺主,贫僧刚才无礼了。”尽管没有听说过这个佛寺,但净土寺的带头僧人还是很有礼貌。

“大家都是佛祖座下的佛徒,你们客气了。”唐元道。然后把四海、聂风他们引荐给他们。

“悟真你刚才为什么打断我?”看着净土寺的僧人和四海他们见礼,唐元问道。

“师父,你以后不能再用住持这个称呼了。”悟真有些严肃道,“住持是修成五窍舍利子僧人的称呼,而您…”

悟真的话没有说完唐元就明白了,在苍梧郡那个小地方没人知道住持这个称呼代表的含义,因此拿来用也无妨。但是现在马上要参加武道会,遇到的都是武林中人肯定有识货的,武林中不能使用和自己修为不相符的称号,否则就是武林公敌,这是所有人都公认的。

唐元对住持这个称号不怎么感兴趣,不能用就不能用吧,又不损失什么。

正准备和净土寺的僧人交流,问问净土寺情况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声雄浑的佛号。

金色的佛光从远处亮起,一个人影浑身冒着金色真气飞掠而来,唐元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又一个先天佛修。

……

北京市上地医院
天津市红桥区丁字沽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郴州治癫痫病医院
白癜风医院地址
潍坊知名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